返回列表頁

  • 黃媽媽的男朋友陳叔叔是彰化二林人。他們倆相好8年了。

    陳叔叔跟黃媽媽常參加遊行,黃媽媽73歲,陳叔叔60歲,兩人都是街頭運動的常客,309反核大遊行、803萬人送仲丘,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我佩服他們勇往直前的韌性,不輸時下的年輕世代。

    但是,抗爭歸抗爭,每每談到公共議題時,他倆的結論,卻又都是「你拼不過他們(國民黨、當權者)」,可以感覺到言語中的低沈,透露著無力。

    那樣的無力低沈,吸引著我,也讓我矛盾不解,為什麼?

    「二林最可憐,日本時代跟日本人拼(1925年,二林蔗農事件),現在又被國民黨徵收,中科四期工程(2008年開始徵收),一戶130萬買斷,土地就沒了。」

    陳叔叔家裡務農,父母親八十多歲了,無力耕作,現在由叔叔照顧田地種植,「我們家幸運,沒有被徵收到。」

    「剛開始,庄頭是有人在抗議,都是老人,少年人都來台北賺吃,沒力啦!政府在這樣,你也沒辦法.....鬧到現在,是大埔出事後,大家才比較注意(土地徵收)」,講到這裡,可感覺到陳叔叔的個性很溫和,他的談吐氣質,就是很普通很平實的農家感覺,要是媽媽來說這一段,她可是會激動到口齒不清。

    「每次選舉,一票多少錢,來喊價啊!出來競爭的人少,價碼就起不來,三百五百,出來競選的多,價碼就飆高,可以到一票三千買票不成,就讓黑道出面處理,選完後,就可以包工程,油洗洗」,「什麼為民服務,根本理都不理(我們),選舉只是過個水。」

    黑道、買票、包工程,政經結構共生,吞噬公共資源,不斷循環擴大深化,陳叔叔很清楚國民黨經營地方的惡質手法;他清楚,我想他們全家也都很清楚,大家都會看都會想,都不是傻瓜!

    「我們全家都投國民黨,早幾年,我跟家裡冤得很厲害,每次回家談到這個就在吵...現在跟他們(父母親)講道理,他們就比較聽得進去,老爸說下次選舉時,他會想清楚再投票。」

    為什麼會這樣?

    「沒辦法,住鄉下,你拼不過他們,無力啦!」

    陳叔叔講到這裡,我第一個浮現的影像是「綁架」;凋零的台灣農村,留不住年輕力壯,只剩老幼,很容易成為國民黨與地方派系的俎上肉,任人宰殺。

    今天,陳叔叔再次用慣性的言語做結論時,我放鬆的迎接言語中的無力低沈,不再勉強對抗奮力扭轉,彷彿在短瞬間,我的心,沈了又浮,然後,我彷彿看到台灣百年來的歷史傷痕,深深的刻畫在每個升斗小民的身上,平凡如陳叔叔、黃媽媽,他們的思考模式、言語反應,有強權統治下自主無力的悲哀無奈,台灣人的心被殖民文化制約框架,枝枒難伸,像盆栽的老樹,再怎麼古樸蒼勁、氣韻生動,也只能中規中矩地呼應那短短一兩句話,「沒辦法,住鄉下,你拼不過他們,無力啦!」

    但是,台灣人的身體在說NO,很大聲很大聲的說NO,就如同平凡普通的陳叔叔與媽媽,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堅毅無畏。

    這次,我放鬆的讓陳叔叔慣性挫敗的言語流過,真的覺得沒事,跟陳叔叔說,「一次次來,力量會越凝聚越強,權利是我們的,誰也搶不走」。

    我輕輕鬆鬆的說,眼下越演越熱的馬王鬥,只是個過場素材,台灣人需要一次次的覺醒,直到尊重珍攝每個人的主體性,神聖不可侵犯。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那最美好的歌詠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阿罩霧風雲的潔癖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