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國家地理雜誌19203月號》,美國駐遠東外交官Max David Kirjassoff夫人Alice Ballantine Kirjassoff (本名Alice Josephine Ballantine住過淡水、横浜、漢城) 隨夫訪問台灣的特寫文章。

    1920年的台灣,慶幸台灣當年乘著日本明治維新「脫亞入歐」的力道,改變成一個整潔、井然的社會。而當時的中國還處在兵荒馬亂,各路軍閥瓜分國家資源的時代。

    當年外國人來到台北,為台北宏偉的公共建築、寬廣的街道、漂亮的公園、完善的下水道設施等所震懾,作者大力讚揚台北的交通、衛生、司法、教育、產業。換成中國其他城市,必定是破舊髒亂,街道狹小凹凸不平的。另外日本政府對法律的執行很貫徹,有點像今天的新加坡連口香糖都不可以吃,午夜之後就宵禁不得喧嘩,每年要大掃除兩次,以殺人者死的法令遏止了原住民獵人頭的習俗等,讓原本法令不彰,常常上演族人械鬥的台灣社會改頭換面,成為一個連歐美先進國家也嘖嘖稱奇的地方。

    聽說Max David Kirjassoff夫妻兩人葬身於1923関東大震災,兩人分別才3534歲,横浜仍有夫妻倆的墓碑。

    回程時,我到台中火車站坐車。地下道有展示車站從1905年建成,到1917年改建成現在的風貌的老照片。據說當年日本政府是想建設台中為中部出入口,那時昭和太子還特地前來搭乘火車。所以台中火車站建的相當氣派,車站前的馬路又寬又直。

    走到月台上欣賞山牆上的雕刻,極為精細華麗,在現在看來還是器宇不凡。我在想,當年日本政府得到了台灣這塊殖民地,雖然實施的是高壓統治,但他們確實是很用心的在經營,有意讓台灣成為日本殖民的最驕傲,所以台灣當年在亞洲是數一數二進步的地方。如今再經過台中車站前,到處違章,工程拆了又蓋,蓋了又拆,整條馬路亂糟糟,讓人汗顏我們的治理為何不如日本人。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一首印度詩歌裏的悉達多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那最美好的歌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