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老岳母問起馬、王的權力鬥爭,太太不耐煩地跟岳母說:「妳不要管,說了妳也不懂!」岳母不解,又問了一次,太太耐著性子解釋一遍,她說這是國民黨的大人在吵架,從太太的說明中,聽到的彷彿是宮廷劇,卻沒有公權力逾越憲政體制的警覺。

    太太不服氣地說:「憲法誰懂?!」太太的說詞,其實就是台灣現今的縮影,大家愛看政爭的戲碼,但警覺到公民權受損、憲政體制紊亂的人,卻少之又少。大家仍覺得自己是「小老百姓」,人微言輕,豈能評論憲政這麼大的議題?

    憲政的精神是平等、分立與監督制衡。憲法在家裡,先生好比行政權,太太好比立法權,行政權不能傾軋或凌駕立法權,就好像先生不能欺負太太,兩性之間要平等,如果凡事都是先生的拳頭說了算,就好像總統先動用行政權指揮檢察總長,繼之以黨領政用黨紀處決國會議長,決定誰不適合擔任立法院長,凡此種種,就是行政權霸凌立法權。如果先生打太太是家暴,那麼總統利用特偵組打擊國會議長,就是今天的憲政危機。

    早期,大家對家暴見怪不怪,於是男人囂張不知收斂,女性隱忍不敢聲張,而忍氣吞聲的女性就像當初的萬年國會,委員為了圖些小利,甘願當作兩蔣政權的橡皮圖章,從來不敢有自己的主張。

    我們希望先生懂得尊重,也希望太太勇於做最真的自己,當暴力仍無法避免時,救濟的希望,就在司法的公正與獨立了。兩性沒有顏色,那麼,公僕與公民的角色,又何需塗上藍綠?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陋俗:替兒子買媳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首印度詩歌裏的悉達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