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參加《冤罪:一個冤案被告對警察、檢察官和法官的控訴》座談會。

    1990年,日本足利市發生一起女童命案。隔年,45歲(結婚3個月後離婚)沈默寡言的公車司機菅家利和Toshikazu Sugaya遭警方逮捕、刑求、認罪,經刑事鑑定、起訴等羅織過程,2000年判處無期徒刑。2008年以再次DNA鑑定證實他並非真兇,2010年宣判無罪。前後關了17年多,近3年,他儼然變成日本全國發聲最有力的反強迫自白」發言人。本書為菅家利和與其辯護律師合著,描述他自遭受逮捕、刑求認罪、誤審至無罪釋放間的經過及其心路歷程。他自覺意志薄弱,13小時刑求他就向兩名刑警屈服,刑求的創傷至今猶在,他對兩名刑警也有恨意,逮捕後才2星期,他父親就刺激過度而去世,他母親因她玷污名聲至死未原諒他,在他獲判無罪前3年就去世了。他沒機會跟父母親說他是被冤判的!

    被強迫的不實自白、經修改的目擊證言、誤導性的心理鑑定、不完善的DNA判讀面對警察濫權、無法信賴的司法制度,如何保護自己?

    「被告」既然沒有犯案,又為什麼要認罪?

    日本知名冤案「足利事件」,沉冤近20年,最終得到平反的漫長經過──

    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暨蘇案辯護人羅秉成律師:1990512日,日本枥木縣足利市4歲女童,和父親一起到柏青哥店後,當天即行蹤不明;隔天早上,她的遺體在柏青哥店附近的渡良瀨川堤防旁被發現。案件發生時,居住在當地、菅家利和(「足利事件」當事人)和街坊鄰居幾乎沒有往來,閒暇時常光顧柏青哥店,或是窩在離老家約15分鐘腳踏車車程的租屋處。「我想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當成嫌疑犯」菅家利和如是說。

    這個案件震驚了日本全國,菅家利和被逮捕後,歷經一連串刑求、被強迫的不實自白、經修改的目擊證言、誤導性的心理鑑定、不完善的DNA鑑定與判讀……菅家利和從一開始被傳喚的「重要關係人」,變成遭到檢警鎖定的「犯罪嫌疑人」,最後竟然又變成入獄服刑的「犯人」。之後歷時10多年,在菅家利和跟辯護律師佐藤博史不間斷的努力下,終於獲得再審及DNA再鑑定的裁定。2010年,日本宇都宮地方法院審判長佐藤正信宣布被告菅家利和無罪,合議庭3位法官起立,向他鞠躬致歉:「我們一直不傾聽真實的聲音,而剝奪了您17年半的自由,真的是非常抱歉。」這短短的30秒,為菅家長達20年的痛苦歲月下了註解,更震驚了國內、外司法界!

    蘇建和:警方為了讓我認罪,得到不實自白,連續30小時對我很不人道的嚴刑逼供,但是我沒做我為什麼要認罪?我孤立無援,這讓我身心受傷很大,雖然我2003即被無罪釋放,進入社會,但是我身心的傷到現在都還沒好,每天我都痛苦面對母親和同事,他們也受我影響非常感恩林律師、羅律師與辯護律師的支持、鼓勵一路陪伴,我要慢慢走出來。

    羅秉成律師講冤案的方程式,他說協會的信念在成全社會、不冤枉好人。台灣的判案標準是以自白為證據女王。但是判案的正常程序是:證據都調查完,才能自白調查。檢察官要提出證據,證明犯人合法自白。

    一件冤獄的平反,需費時15年。

    鑑定出錯(人、或技術)、解讀錯誤、證據破壞、第一現場破壞、刑求尚未滅絕整個防錯機制,都會造成冤獄。而現在的鑑定系統完全由警方掌控。

    當初請李昌鈺博士做命案現場還原鑑定,拍成影片,在法庭審理時,在右邊放映,審判長臉向左方不看,經提醒後審判長乾脆閉眼睡覺,(這是人命耶,這些擁有法器的公權力竟然是這樣處理弱勢無辜的生命,觸此,更深深感恩司改會及冤獄平反這些民間力量。)

    輔大法律系副教授吳豪人講冤案的共同結構,他剛從婚禮趕來,當女方父親將女兒交給新郎時,這時對新娘來說是非常不利的。因為新娘非父親所有物,怎可將新娘轉讓、送或賣給新郎?因為新娘的主體性沒有出來。

    台灣約有1/7的冤案紀錄,只要是多判的刑期,無罪變有罪的都算。若警察部門能單純做好自己,基本動作做好,如保全證據、不破壞現場、進入現場穿衣穿鞋帶帽、要專業、檢、警、審沒有成見(對彼此或被告)。

    包公身兼多重角色的人治,很可怕,律師要多給警、檢、審正向的建議。希望有公權力的一方對被告的質疑問話要尊重。

    若一個判案者,說自己無枉、無罪,那一定是壞人

    因為證據蒐集不易全。大道至簡至易,別讓自己的情緒和利益所遮蔽。法官出庭審判,常常有人就已寫好判決書,那是對自己的專業不尊重。法官最高貴的使命就是發現被告無罪。沒有人可以審判我,除了我自己的良知可以審判我自己。全程錄音錄影可以避免犯錯。

    20年來藉由DNA鑑定技術證明無辜的冤案進行救援,已擴大至科學鑑識錯誤及刑事程序參與者有所違失的冤錯案,截至20136月底已成功平反309件冤案第一現場的證據保全非常重要


    延伸閱讀:

    《冤罪:一個冤案被告對警察、檢察官和法官的控訴》

    自白釀冤獄 賴科學平反

    冤獄殺手城市超人正義記者-清水潔

    日本足利事件─著名冤罪案例(吳景欽)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蓄意或意外謀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白目寫作的政治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