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看公視的主題之夜《維基反叛軍WikiRebels: The Documentary / WikiLeaks - med läckan som vapen》,節目由瑞典電視台(SVT)製作,《維基解密》創辦人亞桑傑和組織中的重要成員破天荒地在鏡頭前現身說法,講述《維基解密》這群IT游擊隊的幕後運作與分裂,以及他們所掀起的新型態叛軍革命。亞桑傑是澳洲人,媒體稱他為網路俠客。《維基解密》用資訊當成武器,揭發政府和各行各業的秘辛和權力的濫用。

    亞桑傑因為看到公權力的不公不義,利用他的專才(網路駭客),拆穿公權力的陰謀,讓見不得人的醜聞,透過網路,公諸於世。比如三年多前,維基解密在一個名為「連謀殺」(Collateral Murder)的網站上公開了一段2007712日的視頻:美軍兩架阿帕奇直升機(AH-64 Apache)正在巴格達執行搜尋叛軍的巡邏任務,狙殺包括兩名路透社記者(伊拉克人)在內的無辜平民,軍方說攝影機扛在肩上看起來就像RPG火箭推進榴彈反裝甲發射器。有像嗎?

    事後,現場有台深色廂型車開進畫面之中,停了下來,要協助那名傷者。就在他們把傷者帶到廂型車時,直升機再次開火。「喔耶,瞧瞧,打穿擋風玻璃啦!哈哈!」只有與父親坐在廂型車前座的兩名孩童倖存。砲彈打進了那名父親的身體,但父親身體保住了孩童性命。聽見一名機組員在得知其中一名倖存孩童受傷時,說了一句「那是他們的錯,誰教他們要帶小孩上戰場。」

    看完這一段網路視訊的攻擊事件,我的血液快要凝固了,是什麼原因讓這些美國大兵變成冷血動物。美國大兵駕駛先進的科技武器,如同青少年的網路遊戲,只要隻手把持著搖控桿,世界就在我手下,任我馳騁。在解密的影片中,美國大兵手扣30mm 機關砲連射扳機,將活人當成遊戲目標,除之而後快,令人髮指。另用AGM-114 地獄火導彈擊毀附近房舍。

    據說,維基手上還握有四萬筆未爆料的美國機密檔案,今晚放映的內容,只是眾多機密的其中之一,但已令人無法接受美國藉戰爭屠殺人民的事實。

    亞桑傑在談論政府對言論自由的限制時,說道,「言論自由雖不是最終的自由,然而它能夠監管政府和法律。這就是為什麼在美國憲法中的《權利法案》說國會無權制定剝奪傳媒自由的法律。它把言論自由權放到比法律位階更高的地方,這些權利優先於法律,因為事實上是這些權利創造了法律。每一部憲法,法律中的每一條都來自於訊息的流動。相似地,每一屆政府的選出都是人們對世界的理解力所造成的結果。」(" freedom of speech is not an ultimate freedom, however free speech is what regulates government and regulates law. That is why in the US Constitution the Bill of Rights says that Congress is to make no such law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the press. It is to take the rights of the press outside the rights of the law because those rights are superior to the law because in fact they create the law. Every constitution, every bit of legislation is derived from the flow of information. Similarly every government is elected as a result of people understanding things".)

    非常佩服亞桑傑,我相信臺灣政府也知道這一點,但臺灣政府卻利用了相反的方向,去控制言論自由,以確保公權力無限上綱。

    早上又想賴床了,近期天氣越來越冷,賴床的考驗就越來越沉重了。還好,當我想到日記,就起床下樓做定課去了。

    今晨看新聞,台電發佈新聞稿:菅直人肯定「核一廠安全措施較福島一廠優良」。

    唉!又是一樁謊言報導。

    幸好日前首相菅直人在反核的演說中,戳破了台電的謊言。

    菅直人也中肯的說,在日本的媒體也是這樣。

    我想,全世界的媒體都是這樣吧!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呢?

    我們《聖脈》教的義饒益,可以解決大部份的問題。如再配合正知正念的練習、親教師隨念,我們的身心更是如虎添翼,不易被世間無明的言語拖著到處跑。

    做了一個夢,夢見帶了妹妹的小孩,去參觀一場飛機空中表演,遇到了姐夫,他帶我們去坐他的飛機,並飛上了天空,當飛機速度開始加油時,噴射機的頭罩自動的加壓,姐夫說,因為我們要飛上三萬里的高空,所以需要加壓。當我們到達三萬里的高空後,孩子也不害怕,真是奇怪呢。忽然間,引擎失速了,我提醒姐夫,要注意引擎失速的問題,姐夫只是笑笑的說,這是老毛病了,等一會就會恢復正常。姐夫才剛說完,飛機就倒頭栽向地球,在栽機的自由落體中,竟然沒人害怕驚叫耶。姐夫也老神在在的等待,當飛機接近地面時,引擎恢復正常了,我們安全落地了。

    醒來後,回想這個夢境,覺得在夢中,自己有進步了耶。面對栽機自由落體的感覺,我已經不再收縮用力抗拒了。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政治語言是設計來讓謊言聽來像真的、讓謀殺聽來可敬,還捕風捉影讓無形的風變得像堅固的實體“Political language… is designed to make lies sound truthful and murder respectable, and to give an appearance of solidity to pure wind. ”

    美國士兵科德Ethan McCord)不懼軍方壓力挺身出來說明2007年美軍在巴格達誤殺平民及記者的屠殺事件,他說:這種「連帶謀殺的事故幾乎每天在伊拉克發生。

    科德說「一直到有人釋出前,我一直不知道,實際上有影片存在。那天我送孩子上學後,回家泡了杯咖啡,坐在沙發上打開新聞,結果看到自己帶著一個孩子跑過電視畫面我最初的反應是震驚與憤怒。我氣的是,這段一直在我腦中不斷播放的影像,現在就出現在我面前。」科德是影片中抵達阿帕奇直升機開火現場的六名士兵之一。

    「我看到的第一件事是,大概有四個人躺在地上,幾乎體無完膚了。我從沒看過有人被30mm砲彈打到過,我不想再看一次。那看起來不像是真的,比較像是我在看什麼拍得很糟的恐怖電影時會看到的畫面。」

    科德也注意到,「在我走到那裡時,看見一些RPG以及AK47」。不過他的注意力轉移到了那台廂型車上。「我聽得到有個小孩在哭,哭聲是來自於遭打爛的廂型車裡。」他跑到廂型車那兒,和另一名士兵一起打開乘客座的車門。「一看到那個孩子,和我一起的那個士兵,就回過身去開始嘔吐,然後轉身跑掉。」回到基地時,科德從自己的防彈衣上抹去那些孩子的血跡時,某種情緒籠罩了他。他告訴上級,想去看心理諮商。

    「他似笑非笑,叫我不要那麼沒種,忍一忍就過去了,要像個軍人。他還告訴我,如果我去看心理醫生,會有後遺症。」長官說別人會以為他裝病打混,而裝病打混「在軍中是罪行」。他決定壓下自己的情緒。但「我開始變得對週遭的人非常憤惱怒。」

    科德相信,第一次對那群人的攻擊或許有正當性,但「我不覺得攻擊廂型車是正當的。」

    美軍並不認為這次行動有任何錯誤之處。軍方也一再堅稱,他們沒有違反交戰規則。對科德來說,「維基解密的影片才剛剛開始描繪我們所創造出來的苦難而已」。在伊拉克,當天與日後的每一天並無差別;只差在當天的事情拍進了影片,如今讓全世界看到而已。

上一篇:眾人眼中的惡魔其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沒犯為何要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