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西非內陸國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這次問題真不少,除了他們的航班又被取消(他們的來程也是如此,衣索匹亞航空改來改去的,惡名昭彰),總之,航班讓我們也忙成一團之外,其中一位申請要報銷的旅費,有兩項我們一致認為不應給,一是護照,二是疫苗接種,因為台灣並不是那些病的疫區,而護照,除非是我們自己的員工,不然都得自行付費。 

    這位與會者一抵達就把這些單據拿給我,我告訴他這兩項不能報銷,他氣急敗壞來了我辦公室好幾次,一再重覆說若不是要來這兒,他根本不需要這個護照…。他的口音很重,我實在聽不懂他還有什麼更好的理由,他於是去找我老闆、找計劃主持人、也找另一位跟我一起籌備這workshop的同事,但大家都還是沒聽出為何該退款給他,因為我們都認為,有這本護照,你也可以去別的國家呀! 

    最後一個禮拜是policy workshop(各國的policy maker此時才到),布吉納法索的policy maker英文很清楚,也能心平氣和的講,最重要的是,他一下子就說出了重點:

    布吉納法索,有護照的人很少,他們若出國,主要是到西非各國,而通行西非不需護照,只需一張晶片ID(他有秀給我看他們的ID)。如果是政府要你到西非以外的國家,它會給你一本外交護照 (diplomatic passport),但因為這次他們還得到泰國(我們有安排他們在泰國的活動),就必須辦泰簽,而在布吉納法索首府的泰國政府機構並非大使館,只是領事館 (consular),所以只能發泰簽給「一般(商業)護照」的持有者,所以說,若不是為了這次來台灣參加這個研討會,他可能一輩子不需要這本護照(經濟情況可能也不允許多數人出(西非)國觀光)----這是他要申請護照退款的原因。 

    而泰國領事館發給某些國家的人泰簽的前提是:必須要有腦膜炎跟黃熱病的接種證明。

    這樣就很清楚了,原來西非的情況是這樣,我立刻被說服了,其他相關同仁也都被這樣的理由說服了,我們決定退款給他。 

    我跟那位policy maker說,你的表達很清楚,讓我們能立刻聽到重點,而他(申請退款者)除了口音很重之外,又一直生氣叫囂,我們更聽不到該退款給他的理由,又實在太忙,只能暫時不理會這件事情。他笑著說他能理解。 

    後來,我把這「好消息」告訴那位請款者時,也把剛跟他的policy maker說的話告訴他,並且建議:你可能需要練習一下表達,還有,說話要心平氣和一些,或者就用寫的,不然你會很吃虧啊!(相處一個月了,有些認識了,這樣講是ok的,更重要的,我實在不忍心他以後又發生類似的事。)他很不好意思的跟我說對不起,後來到我辦公室又再繼續對不起,這時他就相當平靜了。 

    表達原來這麼重要!表達得當,不只一下子一百塊美金*就拿回來了,而且雙方皆大歡喜,因為我們也不願意讓與會者不高興,或者我們心裏對他們因為誤會而有不快。(*註:光那本護照就花了他一百美金,其他的布吉納法索成員不需申請,因為他們之前辦的,效期還夠)。 

    亞洲盛行填鴨教育,填鴨教育不鼓勵表達,甚至是壓抑表達,其實這很嚴重的,這大大影響到我們社會裏的人際溝通和信任。記得25年,第一次到美國,在一個風景區看到學校老師帶著中學生出來參訪,當聽到一位青少年就他所見提問時的神情,我好驚訝:他像個「大人」一樣的自信、沈穩!對比我們的國中高中生,我在街上、在公車上看到的,都是揹著沈重的書包、低著頭,配著沈重無表情的面容,這樣的孩子,表達必定有困難,那又如何期望他長大有美滿的婚姻、幸福的生活呢? 

    想到每個禮拜一次的共修報告,以及每天的日記記錄,這是十幾年來,改善我從小自卑不已的笨拙表達的最大功臣。最近工作忙碌,有些輕忽了,布吉納法索團的例子大大提醒了我:必須要很認真的看待這個非常重要的練習表達的機會──表達得當,不只是為自己,更是為了雙方都開心、心開~雙贏。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政黨內的家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眾人眼中的惡魔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