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神隱少女》是我最愛的動畫電影,第一次看,是在日本東京朋友的家中,投影在公寓的牆壁上,很過癮!起先因為聽日文、看英文字幕,有些東西不是那麼懂,回台灣後,又看了好幾遍。 

    當時,日本朋友告訴我說,劇中場景的靈感,來自日本曾經到處林立的主題樂園、大飯店、百貨公司,經濟泡沫化之後,這些奢華的建築,都成了無人聞問的廢墟,反諷著人們幻想經濟成長可以永無止盡的無知與貪婪。 

    動畫中的湯屋,反映著這樣一個詭譎的世界:老闆,是用恐怖手段掌管一切的湯婆婆,客人是各色各樣的妖魔鬼怪,那些人模人樣的,則是出賣名字、埋首工作的奴才。 

    但今天讀到《集大權於一身的湯婆婆》,這篇文章將山城九份、《神隱少女》和侯孝賢的《悲情城市》做了連結,於是,當我重看一次《神隱少女》的預告片時,突然,感覺到一股刺穿胸口的痛,被食物引誘、吃到忘我、變成豬模豬樣的父母,還有為了不變成豬、而失去名字、淪為奴隸的湯屋人,不就是在戒嚴下生活的這幾代台灣人,最真實的寫照嗎?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柯文哲上《新聞挖挖挖》,他說八十幾歲的爸爸,看到他要出來選台北市長的消息,從新竹自己坐客運來,只為了告訴他,不要!講到這裡,柯文哲不得不停下來,擤鼻涕,強忍住了情緒,才繼續:「我不知道二二八對他的影響這麼大!」 (相關影片:http://youtu.be/5cjCkPx9YBEhttp://youtu.be/0B7ecVh2CII

    經過二二八、白色恐怖、戒嚴統治,幾個世代的台灣人,養成了一種存活的潛規則:政治,是有背景的人玩法弄權的遊戲,無權無勢的人,乖乖向政府繳「保護費」就好了!不公不義的制度,讓台灣人只求自我保護、安穩過日子,或者,趨炎附勢以求分一杯羹 

    知道了這段過去,我突然對外婆、母親那一輩台灣人,有了更深的理解,也更明白,他們為什麼會如此誇大金錢的重要性,那幾乎是一種喪失理性的病態,一種靈魂無所寄託的症狀。 

    柯文哲曾說,縱觀台灣歷史400多年,幾乎每50年就改朝換代一次,每一次,台灣人不只是改變繳稅的對象,而是連文字、文化都換掉,是改變交出靈魂的對象! 

    總是在交出靈魂的台灣人,一直無法建立內在的文化主體性,所以,縱然享有進步的物質文明,卻沒有可以服務的文化主體,於是,我們或變成鎮日為人賣命工作、債留子孫的奴工,或隨遇而安、聽天由命的豬,或佔盡公權力的便宜、淘空資源、把人玩弄於股掌中的湯婆婆。 

    代代相湠的海島台灣人,為不再輪迴400年的命運,為不做大陸國的邊陲,唯有找回自己的最真,刷新我們的基因密碼!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都會區如果有滯洪池?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志工新手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