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喬治殺了安娜?回顧著2013年金球獎與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愛慕」(Amour)的電影情節,試著進入喬治安娜的內心世界…

    在一個平凡普通的日子裡,在浴室刮鬍鬚的喬治,聽到臥床久病的安娜,呻吟著「痛啊!痛啊!...」

    喬治放下手邊的事務,走近安娜身邊,檢查著「尿布溼了嗎?那裡不舒服呢?」喬治知道,很多時候,安娜呻吟只是無意識,她失智已久。

    這是一個極度平凡普通的日子,安娜的呻吟,也是極度的普通平凡,有長期照護經驗的喬治聽慣了。

    為了安撫安娜的情緒,喬治安娜身邊坐了下來,輕撫著她的手臂,為她講了一個年少往事,喬治的聲音,沈穩、柔和,徐徐道來,就像閒話家常一般,頸動脈阻斷、中風(幾乎不能移動也不能言語)又失智的安娜,就在這樣的氛圍下,鬆了!呻吟停止了!

    然後,就在安娜平靜下來的時候,喬治拿起自己的枕頭,按在安娜的臉上,使盡力氣地壓住她,直到她不再掙扎....。

    最後,獨居躺臥的喬治,聽到餐廳傳來洗碗疊盤的聲響,再熟悉不過了,他與安娜共有的生命記憶。喬治猛然用力站起,急速的動作讓年邁的身軀頓時失去重心,又猝然坐下,喬治不死心,再次掙扎站起,慢慢撐住,等身軀穩定平衡後,他尋聲走到餐廳,想看個究竟....。

    此刻,喬治被聲音強烈強烈的吸引,他的心被召喚了,只是,那熟悉的碗盤聲在訴說什麼?

    我以為,聲音召喚著喬治內心最深層的堅定與不動搖--對安娜的愛,深深的,那是在聖殿祭壇前對神的盟約!

    因為愛得深,你的身就是我的身,你的心就是我的心,你我身心交融無礙,我完全能體會你的覺受。

    因為愛得深,你的苦就是我的痛,你的願就是我的願;即使,你的願是捨我離去。

    真愛是成全,我知道,可以成全到什麼樣的程度?

    我願意幫你結束生命,親自用我的雙手,因為你是我的摯愛,我無憾無悔。

    我你之間的情愛,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他人無從知曉,也無從置啄。

    喬治殺了安娜

    不,正確的說法是,喬治成全了安娜的願,全然的尊重。

    人在自我的存在與捨棄中不斷的拉扯,最終因愛而消滅自我融合為一,不忍對方受苦而選擇終結,另一方在精神上即也死亡,故老翁的結局也只能是自我放逐。

    昨天看完電影「愛慕」後,不知怎回事,我全身無力,沒辦法整理思緒;直到今早健行,身體隨著步伐行進慢慢的鬆,心跟著身體的鬆慢慢的穩,我可以回顧著「愛慕」的電影情節,試著進入喬治安娜的內心世界。

    想起我讀大學時那段照顧阿伯的記憶,「當他在病中夢魘驚恐,在他生命最脆弱的時候,我束手無策,我的心無力承擔他的脆弱」,電光火石間,阿伯的一生就在我心底流過。

    突然,我覺得我可以理解(或感受)喬治安娜的愛,誠摯深切堅毅,可以對天對地,可以無憾。

    因為愛,深深的愛,人神之間的單純、清澈、無量。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安樂死干卿底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起點是心,終點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