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幾天,在聊天中,爸爸提及四十年前的一段往事,他說有一次從台北坐火車回台南,剛好坐在葉廷珪旁邊的位子。葉市長跟他分享一生的遭遇:在228事件發生後,國民政府以戰亂罪逮捕他,把他抓到南京去受審,太太為了搶救他,至少變賣1百甲以上的土地,家財就這樣被「搶」走了。

    跟爸爸說:葉廷珪當年以無黨籍競選台南市長,有一位英勇的年輕人以滿腔熱情為他站台助選,此舉惹惱了當局,因而被整肅迫害,在獄中度過22年的青春歲月。他就是郭振純先生。

    郭振純前輩有約,邀請爸爸一起前往,爸爸聽了,爽朗地答應。

    九點半,來到景美人權園區,遠遠地就看到郭振純在展覽區等著我們,他露出親切的笑容,已經89歲的他,全身充滿能量,洋溢著滿滿的熱情。

    欣賞著陳武鎮的藝術創作(在白色恐怖時期,他因為在性向測驗卷上寫「反對中央,反對國民黨」的字句,被以「叛亂罪」送軍法審判,監禁在泰源監獄兩年。

    他的作品主要是「消失的家人」和「刑求系列」為主。當年國民黨的濫捕虐殺,導致許多家庭一夕之間頓失親愛的家人,一輩子活在痛苦的記憶裡;刑求的殘酷,有針刺指甲肉、螞蟻上樹、雙手反綁吊起、灌辣椒水、鞭打背部,而對女性受刑人的刑求,有的更是更慘絕人寰。看了那些畫面,真叫人頭皮發麻,難以想像怎麼會有人那麼沒人性地對待自己的同胞?那不只是獸性的展現,簡直就是惡魔的化身了。

    郭振純說,蔣家政權為了恐固其威權統治,鼓勵告密文化,結果上行下效,為了逼人招供,事先寫好自白書,當被刑求者身體被凌遲到苦不堪言,就會畫押認罪。這時,破案有功的告密檢舉者或軍事法官,不但有獎賞、可以升官,還可以拿到受害者1/3的家產。在這樣強取豪奪的共犯結構下,很多人相互耳濡目染而成了暴政的爪牙,也就喪失了身為人該有的慈悲心與慚愧心了。

    但是,在暴政的苦難裡,人性的美麗也同時閃閃發亮,郭振純在受到螞蟻上樹、拔指甲、裝進布袋丟入河等酷刑,雖然身體的痛苦,讓他昏厥、無法呼吸,但是他堅定的信念、要為正義做見證,讓他通過一關又一關的嚴苛考驗,瀟灑、尊嚴地活下來了。

    看到眼前一波波的公民行動,郭振純說,沒有持續力的公民行動就像放煙火一樣,短暫的燦爛很快就結束了,而且那會消磨意志的。國民黨始終和人民站在對立面,在對立的關係裡,要求他改善,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人民要有很清楚的認知,不要拘泥道德禮貌等小節,要把終結不義的政權當作眼前最重要的目標。

    每次和郭振純見面,都感受他很穩很挺的中心線,台灣一定要建國,一定要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是他無怨無悔的志業,為此,他付出一切。

    深深感恩前輩高尚人格帶來的啟示,我們會跟隨前人的腳步繼續走下去,讓台灣人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自由呼吸,尊重每個人做最真的自己。

    延伸閱讀:走進去.走出來!--〈腳踝上的勳章〉畫展(展期到8月31日)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火蟲之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安樂死干卿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