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了《盲人無障礙世界(World Access for the Blind)》的創辦人Dan Kish 在TEDx孟買演講的影片。一開頭,他用幽默的口吻,敘述他在孟買機場險些無法出關的故事,因為,海關人員不相信一個盲人可以獨自在孟買這個瘋狂的城市裡,找到他的去處,所以,要求他證明他在印度有「監護人」,會負責他的安全,否則就不給出關。Dan態度很客氣,但據理力爭,用他印滿了各國簽證的護照,說明他是一個有能力自我引導、經驗豐富的世界旅人。

    從這個故事,Dan引導大家正視一個問題:這個社會對待盲人的態度,嚴重地限縮了盲人行動和心靈的自由。人們總認為,失去視覺是可怕的悲劇。但他卻提醒大家,失去視覺,只是人生困難處境的一種,不多不少,只是需要我們去適應它。

    這讓我想起一兩年前,我在公車上遇到一個視障的年輕女子,下車時,她很主動地請我帶她去捷運站,到達後,我稱讚她好勇敢,她說我大驚小怪。哈,我們總是忍不住把自己有限的經驗投射在別人身上。

    Dan強調,雖然,《盲人無障礙世界》所做的,是教授盲人如何利用「聲納定位法」來打開世界,幫助世界各地的盲人,找到自我導航與探索的行動力和自信,然而,他們真正想傳達的訊息是:

    「盲」的定義是「缺乏覺知」,不只是肢體上、眼睛看不看得到的問題,而是一種心的狀態。我們希望透過盲人學習用不同方法「看見」的實例,來讓世人意識到,我們都面臨一樣的「盲目」處境,不論是心理、社會、或心靈層面的,而最危險、最羸困人心的,莫過於「看不見自己盲目」的那種盲目。

    他請大家閉上眼睛想像,自己是全球1400萬盲人之一,早晨醒來,睜開眼睛,但是,眼睛就是打不開。而這個世界正在繼續轉動著,呼喚你的參與!

    靠別人?試想,你生命中的每一個動作,都要靠別人幫你,那很可能意味著,你一旦抓住了某人,你就不想放手了!但如果,你有了一根手杖,或者,學習到某種自我指引的方法,你也會多了些自信,朝著自由邁進一大步,不是嗎?

    挑戰我們的自以為知,挑戰我們所忍受的每一個框架、每一個盒子、每一個限制。他說:「讓我們一起反思、認知、並且學習看穿我們的盲目,接觸一個更有光彩、更豐富,比我們可以想像的、還更有自由潛力的無障礙世界。」這不只是專屬於盲人的,而是開放給你、我、我們每一個。「是的,我們都做得到!」

    他的這段話,彷彿在闡述佛法,當我們看見自己的「無明」,就是打破業力輪轉、解脫自在的開始。而這個自我導航的系統,就是透過身體和呼吸,覺知當下,分分秒秒,選擇做自己的最真。

    每個人都喜歡真,不喜歡假,先做了最喜歡的自己,自然會找到自己的最好與最美。做了最喜歡的自己,也很自然地,會尊重並且守護每個人做自己的最真。這樣互相成全的關係,才會帶給彼此真正的自由與幸福。 

    延伸閱讀:The Boy Who Sees Without Eyes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就著皮箱打日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腳踝上的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