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了「跟著史蒂瑞體驗正港台灣古早味」,介紹1873年(清朝統治期間),美國博物學家史蒂瑞(Joseph Steere, 1842-1940)親身踏查台灣的體驗,這些生動而珍貴的描述,讓歷史鮮活了起來。

    他眼中的漢人,很多都淪為鴉片仙,辛苦勞力賺來的錢幾乎全部花在吸鴉片上,而在沿途所經過的漢人村莊中,他背後總是跟隨著一群冷淡、猜忌的漢人,並不時在後面大叫「外國番仔」。


    平埔族少女

    他形容平埔番是「長相好看的種族,比漢人更加高大俊俏,但生存處境已相當惡劣了。他們被逼退到貧瘠的丘陵地帶,辛苦所得的稻米必須用來償付所欠負債的利息,自己只能以地瓜維生。雖然他們講台語,並且在外國傳教士來到之前,已初步學會漢人那套祭拜祖先的儀式,但他們的服裝和外表,仍然跟漢人有明顯的差異,並依舊維持著傳統的部落統治方式。」當他們陶醉於吟頌聖歌時,似乎能夠暫時拋卻貧窮的苦況,以及對漢人的種種怨氣。他們唯一的希望,似乎就是像數千個其他的平埔番同胞那樣,舉家遷移到東部高山的生番地區。

    途中,他們曾被三、四十位全副武裝的生番戰士前後包圍,情況一度相當危急,正巧有一隻烏鴉飛越他們上空,史蒂瑞立即舉槍發射,那隻烏鴉直接掉落在正前方的路上。生番們發出一陣驚嚇的喃喃咕嚕聲,其中一位跑去撿起那隻被射落的鳥兒,並拿給他的同伴們看。看到這一幕,生番們才放棄跟蹤,自行退去。...

    透過史蒂瑞的雙眼,感覺自己對於台灣這片土地的過去,又有了更寬廣的想像空間,歷史,本來就應該兼容並蓄,而非只有單一觀點的,這個土地上的各種原住民族,或先來後到的移民、統治者,不斷地相互影響、融合與改變,造就出極為多元豐富的文化。然而,國民黨一到台灣就急忙剷除神社、竄改歷史、禁止母語,可以看到背後那種霸權和恐懼的心態。多虧有這些外國傳教士和人類學者冒險犯難的精神,我們今天才有幸讀到不一樣的觀點紀錄。

    看到這幾年,有越來越多的原住民恢復原本的名字,但也有很多人是像我一樣,有混血、但已無法考證,早已失落了真正的名字。

    我也突然覺得,每個人的內心世界,就好像一個未知的國度,期許自己有傳教士的熱情,把自然而純粹的信仰送到未開發的領域,期許自己有博物學家的態度,充滿好奇、觀察入微,與每個有緣的人,做最真最好最美的交流。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任何國人都是一視同仁?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讓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