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跟黃媽媽約會,從想知道的開始聊起。

    媽媽的女工生活很長,從二十二三歲(我剛出生沒多久)到近60歲左右,在做塑膠花的飛達待了十年,生產組裝電視的愛德蒙18年,在「桂冠冷凍食品」包了三年的湯圓(當時完全是人工),還利用晚間與週六日在一間小工廠做車床(因為肩頸過度負荷而頸椎開刀),最後在「承啟科技」待兩年包裝部,三十多年的女工生涯。

    對媽媽而言,當職業婦女是很開心的事,她很能適應工廠生活,工廠是計件的,生產線流速快,一件接著一件,但對自小吃苦打拼的她而言,根本不算什麼,挺一挺就過去了,她不會想到人不人道的問題,「只是身體累一點,睡個覺就好了」。

    兩個小孩交給阿伯阿嬤帶,工廠可以交到一群姊妹淘,每天說說笑笑,一天就過去了,假日還可以相約出遊,有自己的人際網路,不用綁在家裡,有個避開煩惱的出處,而且,重要的是「還可以賺錢」。

    媽媽幾個好朋友,陳阿姨、寶蓮阿姨,都是年輕時在工廠認識的,到現在還一直保持聯繫。

    跟媽媽聊到她的工廠經驗,她不覺得上班辛苦,她印象最深的是「艾德蒙」辦員工旅遊,「工廠休息好幾天,旅遊前,我們拼命趕出貨,加班好幾天,很興奮,都不會累」,艾德蒙的員工旅遊,「辦了好幾年,越辦越好,本來只有有台灣旅遊,後來路線越來越多,還出國,出國還分路線」,艾德蒙全廠一千多人,要出去玩的那天,工廠前停滿遊覽車,領班就兼領隊,好熱鬧…。媽媽描述的神情,很像國中生要去畢旅的感覺!

    跟爸爸認識時,媽媽十九二十歲,爸爸大她19歲,是爸爸追媽媽的,「怎麼追?」「你爸爸帶我去植物園散步」,就這樣?

    媽媽的性啟蒙來自爸爸,「沒有幾次就懷孕了,我也不曉得這樣會懷孕,奉子成婚」,在傳統教育下長大的媽媽,不了解也沒有探索過自己的身體,因為懷孕而走入結婚,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沒有多想。

    媽媽說,因為爸爸有糖尿病不舉,兩個人性生活的時間不長,「很早就沒有了」,估算一下,大概在媽媽30歲左右吧!

    直到60歲認識陳叔叔,30年都沒有性生活?會不會想?

    「在工廠是有人追我,那時候,忙賺錢,做兩份工作,也不會想,而且,萬一交到一個不合適的,到時候又怎麼了,很麻煩的...」。後來,媽媽跟我說「跟許伯伯在一起,(婚外情)十多年,...你爸爸那時在台中,應該不知道,....他對我很好,過年時,都會帶我去果菜市場採買,還幫我付錢」,許伯伯中風後,兩人才分手。

    許伯伯來過家裡,看得出來他跟媽媽感情很好,他也對我很好,但他來家裡時,我就是會心理怪怪的、不自在,沒辦法很輕鬆的跟他相處;後來他中風,我又覺得媽媽真狠心,沒去探視人家。

    「有啊!我後來有去看他,他還掉眼淚,他沒辦法講話。」

    談到過往的工廠生活,媽媽的記憶是歡樂開心的,我不知是否跟她的姊妹淘與戀情有關?

    媽媽跟許伯伯,不會擔心懷孕嗎?

    「生你之後,沒多久,我又懷孕,那時為了要上班,拿掉小孩,就去裝樂普避孕」,「裝的時候,沒感覺,很久才拿掉,肉都長在一起,很痛。」

    什麼時候拿掉的?忘記了。

    從年輕到現在,媽媽有三段戀情,爸爸、許伯伯、陳叔叔,什麼時候有高潮的感覺?

    「跟許伯伯在一起時才有高潮的感覺。」

    爸爸呢?沒有。

    「可能因為沒有性生活,你爸爸對我很好,我知道他很自卑的」,媽媽說出一件往事,「你爸爸有帶我去開房間,看A片,他說有幫助舉陽」,後來呢?「有啦!他是有啦!」不過,聽她的語氣,好像沒有滿足的感覺(這是問媽媽有沒有看過A片?她才想起來的),就那一次。

    爸爸往生前一年,媽媽認識了陳叔叔,陳叔叔吧有來過家裡,爸爸有見過,「你爸爸還問他(陳叔叔)那裡人?你爸爸還跟他說我人很好」,聽起來,有點爸爸把媽媽托付給陳叔叔的意味,爸爸跟媽媽之間早就變親情了。

    「你爸爸除了不會賺錢,會騙我(他有在上班工作)以外,其實,他對我很好,我也對他很好。我偶而跟他生氣,是因為他偷了我的衣服去賣,我才跟他大聲的。他生病的時候,我把他照顧得很好。」

    在這裡,聽到媽媽對這段婚姻的真心話,兩人不算是愛情,但也算成全彼此,有點想掉淚。

    媽媽今年73歲,她跟陳叔叔的性生活,每週一次,都是陳叔叔主動要求,「我年紀大了,有沒有,沒關係」,不過,聽起來,媽媽還蠻享受親密關係的。

    什麼是性高潮的感覺?

    「就是很舒服,我不會講,很舒服就是了」,不過,不是每次在一起,都會有性高潮。

    「陳叔叔體貼嗎?你會有空虛感嗎?」

    陳叔叔不是很體貼,他會說媽媽不會挑逗(他的前妻就很清楚他的敏感部位),媽媽承認自己性事上笨笨的,「有時候很累,很想睡,他還要」;媽媽對目前的生活很滿意,沒有空虛感,「我該有的都有了,你們兩個都很乖,我也存點錢可以過生活,還有陳叔叔作伴,兩個人同進同出(同進同出,是媽媽最大的希望)。」

    「性生活是夫妻生活的幾分之幾?」

    「性生活是夫妻生活的全部。沒有性生活,一定不會幸福」,媽媽很肯定的回答我。

    「爸爸、許伯伯、陳叔叔,你最愛那一個?」我換個問法。

    「這有點難回答。」

    「這三個,你最不愛的是那一個?」

    「是你爸爸。」

    答案已經快要出來了,我再問「那最愛的呢?」

    「許伯伯。」

    「有多愛?」

    「他很疼我」,「過年前,他都會騎摩托車載我去買菜...」,媽媽又重複一次同樣的說詞,我知道這是她最週延的表達了,她很清楚自己的喜愛。

    今天的話題,是彼此的第一次,不敢有預期,因為覺得自己一片空白,所知有限,可能問不出所以然來。

    本來覺得沒有說到什麼,但回來整理時,反而有些過去的記憶回來了。

    想起媽媽頸椎開刀的往事,聽說是許伯伯一路奔走,甚至還跟醫生下跪,台大醫院才空出一張病床,讓媽媽住進去(許伯伯真的對媽媽很好)。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諸事不順從零開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再困難也要榮耀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