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接近中午時,突然發現我旁邊地上有水,而且不少一時以為是冰水溶化,後來發現量很大,循著水跡,赫然一驚,怎地?淹水了啊!請前夫來幫我撤書櫃時,他才說他房間有時也會滴水,一檢查,才發現水從牆壁上一個破洞似涓滴小溪一般地流下來這屋子畢竟是很舊了

    前夫準備了三牲拜拜,說今天是15,待他拜完,我吃了一點食物,晚上就把他們收到冰箱,今天休假,他還來關照我頭頂上的燈,卸下了兩盞不太有用處的,然後打算再幫我加一盞。我們之間的相處稱得上是怡然和睦,他從不過問我的行蹤,無論我做什麼事,或不做什麼事,態度始終如一。

    其實,這是我認識他以來,一貫的他,可是過去夫妻關係存在時,我內心卻很苦,記得結婚後,發現衛生習慣很不同,即便是夏天,也可以一個星期不洗澡,我內心回應了很多的應該和期待,都在生活中一一落空而轉成了怨懟和憔悴….

    這個社會、文化、教育和環境賦予我很多框架,「不要輸在起跑點」,要是一個好學生、要有好的人緣、要作一個好妻子好媳婦好媽媽但,始終不曾教我們要自然,要作最真的自己,所以當我們想要自然、想要最真的時候,就會面臨極大的挑戰!

    猶記得小學六年級時和我最好的同學在家裡玩,我們拿著被單唱歌仔戲,後來,聽到爸爸野狼125的聲音,趕忙躲到被窩裡,抑制不住的快樂還讓我們在棉被底下笑得吱吱咯咯!可爸爸一上來,二話不說,就把我兩隻耳朵拎起來,抓到走廊盡頭的房間關禁閉,此次慘痛經驗後,內心對遊戲和歡樂,總是無法把持的過度投入或是充滿罪惡

    這,就是殘酷的世間,充滿苦迫不安的世間。我終於在這樣渴望自由與罪惡感的天人交戰中,發生了身心靈的崩解。

    死過,或許讓人更懂得,什麼才是自己真正的慾望,那就是,嚮往最真最自然最自由的生命本然!

    深深感恩學法,不僅不再受任何世俗框框的約束,甚至可以做一個完全不像修行人的修行人「只要最真,什麼都可以不要,什麼都可以不是!」

    主啊!求祢垂憐,我不知如何死去,卻也不知如何活下去….

    師的法,真的把我從地獄裡救了出來!

    從觀察身體的疼痛焦躁、衝動和衝突裡,開始看到心和身的對應,寫日記,就像一盞聚光燈,在一次又一次的交出去之中空掉慣性,看見、看清楚、看破、直到看到它滅入虛空不再出現!看到苦、空、無常,就看到了「我」的消失。

    「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認得,是認得我原來不是人而是佛陀的血脈,從這裡開始,我突然明白了,什麼叫做每一個起心動念都要虔誠莊嚴,我突然明白了,什麼叫做允許每個人做自己!

    佛陀賜給了我們珍寶,但我們穿著世間給我們的衣履,卻忘了身骨血肉裡與神的約定,那就是活出自己的最嚮往!如何活?

    傾倒世間染,留下淨瓶空。靜下來,就直覷——

    我為一大事因緣而來!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局長不准賣韓國泡麵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燒紙錢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