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生平第一次來到苗栗市,為的是參加晚上的「今天拆政府,守護苗栗音樂會」。和當地居民一起為劉政鴻不公不義的豺狼政權「送終」。

    聽主持人陳為廷說,人民可以大方地坐在縣府廣場前的這片土地上,抒發對縣府的不滿,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苗栗縣長久以來,都是國民黨的大票倉,今晚能夠聚集一千多人(包括外地支援者)在此,一起站出來,發出沸騰的怒吼,這是多振奮人心的事。

    晚會中,有農村武裝青年、樂團人街頭陣線、激進陣線、台灣農村陣線等樂團,以年輕人輕快的旋律,嘲諷著官商勾結的惡質文化。在苗栗,官逼民反,真的是遍地烽火,民怨四起的就有十大案件。

     

    風格和年輕樂團迥異的是,集詩人、畫家、歌者、創作者於一身的羅思容,她的歌聲充滿感情,唱著父親羅浪整理的詩文「白雲之歌」、「芭蕉」等,句句傳達對家鄉深切的愛與對自由的堅持。在她純淨的歌聲裡,感覺生起了對生命至純至性的嚮往。

     

    接著,聽到一位接一位的前輩上台演講,感受他們投入公益的慷慨奉獻,更深感公民行動唯有靠全民的普遍覺醒,才能發揮革新的巨大力量。廖本全老師說:「我們來到這裡,就是要告訴當權者,苗栗土地、環境、人民,還有生命的傷口,就是我們共同的傷口!…這是我們共同的家,不分彼此,你我都無處可逃!…讓我們一起善盡公民的職與責,一起守護苗栗的基本人權與幸福,一起捍衛這塊土地的人權與公義,請當權者把國家還給人民,我們要用非暴力的公民不服從行動,讓政府成為我們真正的僕人…。」

    當廖老師聽到加油的掌聲時,他說加油是屬於大家的。是的!當國家不像國家、政府不像政府時,就是人民要拿回公民權(當家作主)的時候了。我們每個人都要加油。

    每次聽洪箱說話,都覺得她好厲害,總是能切中重點,說出內心深刻的感受。她說和劉政鴻是後龍的同鄉,這讓她覺得非常羞愧。劉政鴻自己的老家在高鐵特定區,不但不必拆,還可因炒地皮而賺入兩億,但是,他強拆別人的房子時,卻是毫不留情。洪姊說,她常在想劉政鴻到底有沒有良心?

    是啊!人在做,天在看,劉縣長這樣倒行逆施,還能安穩地睡好覺嗎?每當靜下來時,他會覺得心安理得嗎?

    活動中,有一個場景,讓自己非常感動。有一位年輕人傅偉哲上台分享時,他的父母也站在旁邊。他說,爸爸是保守的小學老師,長期受國民黨的洗腦,希望孩子要做個順民。所以,當他開始關心與投入運動時,和爸爸發生過一次又一次的家庭革命。講到一半,他的眼眶紅了(我坐在前面第二排),哽咽了。可以感受那過程的激烈與痛苦。

    他接著說,但慢慢地,他發現爸爸在轉變了,看到爸爸從固定看TVBS偷偷地轉到三立、看到爸爸從只看聯合報到偷偷看自由時報。直到後來,爸爸和媽媽完全看清政府虛假的面目,甚至願意勇敢地站出來,和兒子站在同一陣線,一起為捍衛公平正義而努力。看到這位爸爸以充滿陽光的笑容,和大家一起喊口號,感覺他的真實、熱情。

    9:30pm我們因有事先離開了,後來聽說活動結束時,有人向辦公大樓丟擲雞蛋,有一名員警的眼睛因而受傷了。活動要衝撞的是專制貪腐的施政,但那些擁護貪腐的權貴高官卻始終躲在基層員警的人牆之後,別人受傷了,他依然把基層員警當狼犬使喚,坐享與外界隔離的利得安逸,這不是一個率「獸」食人的社會嗎?

    延伸閱讀:

    學生蛋洗縣府苗縣3罪偵辦

    拆除舊體制讓人民贏(徐世榮)

    如果你家被拆身上只剩毛巾和水壺…

    我的家鄉被黨天下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愛爾蘭外籍友人的禮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失序易失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