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到一篇文章《台灣一年吃掉多少森林?台灣伐木養菇調查報告》,提醒了我們在享用美食之餘,應想想它們的來源:

    台灣栽培的食用菇蕈類中,除了洋菇與草菇是以稻草為栽培基質之外,其餘菇類都需要以木屑當做主要營養來源。養菇業者將菇類種植在混有木屑(75%)及輔料(25%)的太空包中栽培管理。根據農委會農業試驗所菇類研究室的估計,全台太空包使用量約47,300萬包,其中木屑所佔比例極高,因此必須大量砍伐木材,才能獲取足夠的木屑。

    《地球公民協會》從2008年8月起,在全台灣主要伐木、碎木工廠、養菇區歷經半年多來的調查發現,台灣每年養菇業所需的木屑量高達35萬4,740公噸,依業界的經驗,砍伐1公頃平均可得150公噸木材,我們推估為了供應養菇業所需的木屑,一年伐木面積約達2,300公頃,相當於2座高雄的柴山,或88個台北市的大安森林公園,而伐木量最多的是苗栗、台東、新竹等地區。木材之取得包含四種途徑:第一種是經合法申請的「林地」採伐,面積約有500-700公頃,其中約200-300公頃係供應養菇業;第二種來自不需經過伐木申請評估的原住民保留地農牧用地;第三種取自工業園區、科學園區、高速鐵路、高爾夫球場等開發案整地過程中所提供的樹木;最後一種則是「盜伐」。這2,300公頃中,經合法申請在案者不超過300公頃,換句話說,每年約2,000公頃的森林砍伐未經任何申請和評估,這表示,台灣為了養菇而進行的大規模伐木行為,幾乎處於無政府狀態!

    想到我們這裡氾濫成災的香菇寮,為什麼會造成一窩蜂的現象呢?這要從制高點來看這種偏差的現象,政府開放中國市場,簽訂ECFA,利誘菇農,只說好處不談壞處,菇農信以為真,以為有利可圖,於是新社山區這些高品質的山坡地,幾乎都變成香菇寮,可是,後來,大量又便宜的大陸香菇進入市場,菇農們才發現,剛開始嚐到的甜頭不見了。但是,已投資的菇寮,還是得繼續撐下去啊!只是有苦說不出口罷了。只好使用缺德的方法,增加產量來補償損失的投資。

    後來這種大量種植的結果,才會造成文章中說的現象。

    而這些缺乏木頭來源的香菇業者,不得不鋌而走險,利用廢棄家俱來混入木屑中,當作培養香菇的香菇包。(家具都含有化學藥劑,怎可打碎利用來培養香菇呢)

    以前使用老方法養殖的香菇,就如同大家所認知的一樣,香菇是補品。

    但是現在我看到種植的香菇,根本是毒品。

    為了管制這些菇寮數目的氾濫,我不時的跟消費者說,我住在臺灣香菇主要的生產區,我親眼所見,菇農如何種出有毒的香菇。政府如何用錯誤的政策去消費菇農。

    這些可憐的菇農們,早在今年開始,就已看到未來沒路的窘境,為了對抗便宜的中國菇,他們簡單的頭腦所想的是,如何提高產量,去對抗便宜的中國菇,只有少數有頭腦的菇農,忍痛做賠本的想法,先提高香菇的品質,相信消費者是聰明的。

    我住在新社,全臺灣最大的香菇產地,我要拯救這些有腦袋的菇農,不斷的藉各種機會,告訴大家,要買有品質的香菇,不要買來路不明的毒菇。


    延伸閱讀:吃一口菇的代價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觀照「行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看見趨樂避苦的習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