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起床時,4:25,天還未亮呢!

    很喜歡禪修時一天開始的作息:定課->藥石->整理環境。我住的地方,對我一個人來說坪數有點大,每隔一陣子打掃起來,不但費力,也要花很多時間,所以,我就有了個靈感,以後,只要是不需出門的日子,就在早藥石後整理環境,一天做一點,分攤工作量,常保清潔。

    昨天擦地,今天擦窗。窗戶,就像是屋子的眼睛,擦乾淨以後,屋子的靈魂都亮了起來!

    這次禪修,負責引領禮佛,試著從不同的角度切入,有時候,很著重身體,有時候,直接地從心地下手,引導情境,不論是肢體、感受、或信念,發現,重點是要取對「相」,身體的動作精準到位,是一種相,身體如地水火風空的還原,是一種相,慚愧心、感恩心更是一種相。

    師開示,容易進入狀況,是因為善取相,但是,有些人上座(與外界隔離時)很會取相,一旦下座,內外身碰撞時,人我對待的習氣如影隨形,上座所取的相毫無力道。

    這次回來,不論上座、下座,都練習用「虔誠」來取相,「虔誠」是整個身體一起動、一起靜的感覺,「虔誠」是可以聽見自己的一舉一動在空氣裡製造的聲響,不論是彎腰撿東西,或把水端到口邊,「虔誠」都會製造一種莊嚴的韻律,於是,我的存在,是溶入天地、與時空合奏的樂音。

    上座時,在橫膈肌的收膨中,反覆尋伺高品質的呼吸。下座時,因為比較動態,就去尋伺每個當下最省力的動作、最接天接地的感覺,呼吸自然跟著到位。

    生命本來就是應該這樣幸福而省力的啊!禪修之前,我怎麼把這種感覺都拋到九霄雲外了呢?


    人籟萬千 / 職場即道場

       

上一篇:簡單到令他起雞皮疙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25萬人不算政治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