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灣首支棒球隊「嘉農」故事影片殺青,監製人魏德聖說:「真正的運動精神,不是輸贏,是在輸和贏之間,你的動作、你的態度漂不漂亮。」

    我想,這個「漂亮」,就是對自己所作所為的恭敬心,就是虔誠,這才是真正的東方精神,每件小事都是大事。

    電影中,有一幕,球員們打贏了球,跑來向教練敬禮,教練說:「去跟你們的對手敬禮!」當球員們向對手鞠躬致意時,教練也同時屈身向全場觀眾敬禮。魏德聖說,那場戲,永瀨正敏(Nagase Masatoshi)飾演本片主角棒球隊靈魂人物近藤教練的演出,簡單到令他起雞皮疙瘩,那就是我此刻正在練習的,在每一舉一動中,不多也不少地、認真與虔誠。

    魏德聖說:「我們在找未來,台灣的未來,棒球的未來,我們的未來,能不能不要從未來找未來,能不能從過去找未來。」這部片雖然還沒看,卻可以感受到選擇這個題材背後,魏德聖的高度和格局,重新詮釋被截斷、被錯置、被操弄的歷史記憶,是拿回生命主體性的唯一方法,榮耀祖先,榮耀土地,榮耀自己,做真正、帶根帶土的人,是這一系列史詩般的作品,試圖不斷深入的主題。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 魏德聖說:「台灣棒球的開端就是嘉農棒球隊!」;

    他要告訴大家,如果想知道台灣的棒球精神是什麼?就去瞭解嘉農棒球隊所代表的精神。

    他說:「我們在找未來,我們在找棒球的未來、找台灣的未來。能不能不只是從未來找未來而已,能不能從過去找未來。今天的經典賽就讓我們看見過去的光榮,與現在的光榮互相輝映。2013年的經典賽如此,1931的嘉農隊的甲子園總冠軍賽也是如此。為什麼會有天下嘉農美譽?那一屆嘉農隊拿到冠軍嗎?不是!是因為他的精神價值超越了分數。態度,輸和贏之間的態度是什麼?」。

    有人問:魏德聖拍的歷史片好像都跟日本有關係?

    他回應:「希望大家不要有過度的聯想,看待歷史我們心胸就會變寬大。」

    幾十年了,「他們」都不告訴我們真正台灣的歷史,我們都不知道我們的祖先曾經有過的榮耀,卻要去記憶、背誦與台灣無關的東西,要我們愛他們所愛、恨他們所恨,讓我們失根離土,不能作最真的自己。

    希望有更多有心的台灣人,寫書、說故事、唱歌、拍電影,教育我們的孩子,連結台灣土地的生命,讓每個台灣人做個帶根帶土的真正自然人。(08-02-2013 坤山

上一篇:奉命將學生「修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練習用「虔誠」來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