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真正的慾望是離苦得樂。在呼吸裡感覺,很細很細地去感覺吸氣呼氣和止息的終點,就是三依一向裏的「依滅」。

    你會看到真正的慾望就是離苦,離苦得樂才是自然,趨樂避苦不是自然。就像汗流了、鼻塞通了、便秘通了、憋尿通了一樣!透過呼吸我們才會看得更清楚,毎一個吸氣都是因為離苦,因為不得不吸,毎一個呼氣都是因為離苦,因為不得不呼。找到了呼吸,找到了呼吸的玄妙,乃至於有如胎息一樣的受用,就會感受到生命真正的快樂,就會受用呼吸的滋養,會直覷生命就是無常生滅、就是收縮膨脹,從丹田、人中或皮膚去感覺。

    性慾,是自然。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說,人類也是動物,一樣擁有獸性,不要歧視獸性。獸性是「性擇」(sexual selection),是優生學,是為了繁衍出更好的下一代的自由競爭。在原始社會,男人和很多女人交配,是為了讓自己的基因可以有更大可能的繁衍;女人和很多男人交配,是因為要讓更多精子自由競爭。到了後來,因為爭戰,人類社會發展成男性權力中心,男性為了確認自己是否為孩子的父親,女人也想要在資源上安定,才開始有了愛情,這就是人性。

    人性就是對雜交要耗費大量時間精力成本有了共識,逐漸有了固定下來的需求,彼此有約束對方的需求,才發展出一對一的愛情關係並歌詠之。真正的人性,就是可以選擇、也尊重每個人的選擇,沒有先入為主的成見,也不會想要去阻止別人作自己的最真。而佛性就是想要有最好最真最美的性靈選擇,這時候的性慾非關風月,絲毫不是獸性的宣洩,不再有對象,純只是最真最美最好的性靈連結。進入了學法就是同一家人,同一個靈魂,無比的親密。

    雜交是人性中獸性的一面,也是自然。遠古時候,一開始沒有婚姻的家庭文化,就是雜交的,是一種公平競爭原則下的優生學。雜交基本上對別人並沒有妨害,沒有侵犯到其他人,所以其實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公權力的濫用。佛經《起世經》提到古印度對先民文化的嚮往,稱「北拘羅州Uttarakuru」為福地,無家庭組織,男女不相屬,經濟無私有,「無盜賊惡人,不須教導皆自行十善故「無我我所,無守護者」。

    在獸性的大自然中,沒有一隻大雄獅子會想要盤據整座全世界的森林草原,沒有一隻大鯨魚會想要掌控整個海洋,相較於人類的「野心」,每一隻野獸的「胃口」都很小。只有人類變態的公權力才會想要控制幾千萬人、甚至幾十億人的生存和幸福,這樣的控制,完全違悖了自然法則。

    獸性雜交、食色慾也,都不足畏!真正可怕的是無明的權力慾(佛經稱之「無有愛」,不尊重人,把人當非我族類的次等品種),當人性變態成不尊重、甚至殘暴地肆虐人權,以公權力、財力來控制、壓榨先天資源較不足的人們,並滿足私欲不惜霸凌摧殘自然環境的恐怖行徑,才是最恐怖的惡性重大。此即非獸非人非佛的「魔性」境域!

    為什麼要講這些?為了打開心量。認識了這些生物學和公權力的真相,我們才能真正看到問題的根源,真正的離苦,不是把自己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而是能有更大的心量可以含容苦,然後作出行動!

    來禪修,就是來分辨趨樂避苦與離苦得樂的不同。「離」(巴利文nibbida→viraga→ nirodha)不是趨利避害,「離」是親睹無常「滅相」的自然脫落。一個身心粗重的人,是沒有辦法分辨「離」與「不離」的。想像,當鼻塞了三天、或便秘、或尿不出來,沒有比「通」更大的享受了,你不會想要聞什麼味道,吃什麼東西。當我們懂得呼吸,我們就能真正認識慾望,就會知道什麼是自然、什麼不是自然。當全身充滿了氣感(喜禪支),身體本身就是最大的樂受,不需要額外欲望的滿足,身心很寂靜浩瀚(樂禪支),很容易跟天空相應。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我最不「性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種姓不是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