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禮佛  04:30~05:10  

    一心提到了大埔事件,政府的鴨霸無能。大埔事件強拆後,隔天,馬總統要到一間印刷廠參觀,有一個年輕媽媽,就住在印刷廠附近,她帶著她的三歲小孩,準備要要去那間印刷廠,等馬總統的到來。她與她的小孩騎著一台親子腳踏車,到了現場,警察見他們沒有威脅性,放他們進去,等這位媽媽看到馬總統下車後,用盡她全身的力氣,大聲的對馬總統喊出: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喊完後,轉過頭跟她的小孩說:阿生,我們走吧~~接著就騎著他們的親子腳踏車走了。警察當然氣急敗壞的追上來了,但是這位媽媽還是很從容不迫,很篤定的面對警察。

    聽完一心說的這個事件,腦海中馬上就有畫面,感覺眼角溼溼的,台灣人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要與這不公不義的制度對抗了嗎? 我必須讓身體更鬆柔,才能跟這不公不義對抗。用這樣的心來禮拜,感覺每一拜都有一種神聖的任務在肩上,每一拜都必須是無所求的對天地祈福,這樣的禮拜才會有意義。

    經行   08:30~09:00 (共30分)

    今天的經行,分三階段:第一階段,用三步經行;第二階段,用開心花、無憂草、菩提樹的方樹來走; 第三階段,用守護台灣,為台灣祈福而走。 

    吸氣~深長的吸氣,提腳、移腳,呼氣~慢慢的呼氣,落腳。感覺身心就在這樣的提落中漸漸放鬆了。第二階段,是以開心花的走路方式平常的走路方式; 無憂草較大步的走路方式; 菩提樹邁開步伐的走路方式來走,其實就是循序漸進的快步經行,要配合著身體的擺動,才不會同手同腳,若沒有特別提醒,其實是還不會,但是特別提醒後,就會發現自己會不自主的同手同腳,表示身體還不夠放鬆自然啊~

    第三階段,為台灣祈福,手捧台灣島,以慢步的二步經行方式,來為島上的人祈福,每走一步路,都深深感恩這島上滋養我們的一切萬物,也由衷的祈禱會有越來越多人珍惜台灣這個小而美的國家。

    靜坐   05:10~06:30  佈達不放腿,有做到

    在禮佛前,有先到禪堂靜坐半個小時,在一個呼吸中,觸到自己上座為何會常常昏沉?除了身體的需要外,還有一個原因,應該是自己沒有循序漸進的按照呼吸的路徑來,有時一上座就在短呼吸上,可能是因為這樣,讓腦部缺氧,造成昏沉吧!

    今天上座的重點擺在正知正念的從長呼吸開始,不急著到短呼吸。一上座,恭請佛師慈悲指導,從鼻頭人中吸氣至中脘穴,一路到丹田,再從相同的路徑回到鼻頭人中,感覺中心線不夠穩固,一段時間後就會歪斜,感覺自己是用骨架打坐,但是為什麼常常都覺得某一邊較低?師說影響到呼吸才調整,若沒有就不用。

    09:00~11:30 (不動姿) 佈達不放腿,有做到,中間有換腿一次

    這支香上座時,感覺底盤三角點很穩固,依舊佈達正知正念的呼吸,找到呼吸的最好品質。中間雖然有感覺腳痠,但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中,所以就放下沒有理會。呼吸到達中段時,感覺呼吸量較少,似乎進入到短呼吸,念頭很清楚,沒有昏沉,但是身體就是會跟著節奏點了起來,這種感覺還真是奇妙,真的「我」不是「我」。最後是退回到長呼吸來,深吸一口氣拉中心線拉直,呼氣感覺中心線向天空延伸的方式才讓身體不再繼續打節拍。 

    請問師,這是身體的慣性,還是其實已經昏沉了,只是有沒有察覺而己?

    師示:不是昏沉,這是身體在調。

    13:30~14:30 15:30~16:30 佈達不放腿,有做到,中間換腿二次

    以由衷虔誠的心上座,懇請師幫助我做到自己的最真及最好。因午臥禪沒有休息,在進精室寫日記,所以想要看看,到底昏沉跟有沒有睡飽,有沒有直接的關係?

    一上座,幾個長呼吸調身,感覺眼睛周圍,眼皮的部份呈現放鬆狀態,上下眼皮闔的緊緊的,完全沒有想要睜開的感覺,頭皮及後腦勺也是鬆的,一路到了頸部肩膀,稍稍有緊一些些,用呼吸來推拿後,感覺最緊的,其實是兩胯及臀部,用呼吸放鬆再放鬆,推拿了好一陣子後,就安住在這樣的呼吸上,底盤也不想動了,就這樣坐著,直到敲磬。

    這支香感覺很放鬆,其實可以不用下座的,但是迴向了之後,動了,於是先鬆腿休息,然後再繼續上座。延續著剛剛上座的感覺,中間進入一段時間的昏沉,感覺全身好像籠罩在黑洞中,身邊的聲音都聽不到了,再次聽到的時候,就是一無拿麥克風的時候了。

    他說,「尋」不是只有在呼吸上的尋,有的時候也可以用在調身或調心上,例如:將身子坐直一點,呼吸量會不會比較大?呼吸會不會比較省力? 這樣的練習都是「尋」,是要讓我們知道說怎麼樣的動作最不用力。跟著他的引領,將身子給坐直,雖然稍稍需要用些力,不過感覺呼吸的量大很多,就好像大根水管進水一樣,等坐到了一段時間後,脊柱會慢慢放鬆,這時就會發現呼吸量慢慢的減少。

    還有練習呼吸在鼻頭人中以及呼吸在丹田的不同。感覺呼吸在鼻頭人中時,會感覺吸氣較長,呼氣較短,頭部會有些熱熱的;當呼吸放在丹田上,則會感覺吸氣及呼氣都一樣長,氣會比較沉在丹田上。

    我們身上至少有70%的水份,禪修是要讓我們身體還原,所以打坐時,會感覺好像泡在海洋裡一樣,柔軟舒服,連走路都會有在水裡游的感覺。這我倒還沒有感覺,可以現在開始體會看看。 

    18:00~19:00 佈達不放腿,有做到

    每天都期待師開示的這支香,今天…已經第六個晚上了啊~時間怎麼都過的那麼快呢?聽到師說大寮裡宥娟撞到手拿盤子的一點,讓盤子給摔破了,一無跟宥娟說:你真的破了我們的記錄了!宥娟回:但是,盤子是拿在一點手上啊~~聽到宥娟的回話,真的好像我的回話模式喔~總認為錯在別人身上,完全不會撒嬌面對,總是要爭一個我是你非的對錯,所以,聽到師在說宥娟,就好像在說我一樣。感覺慚愧,我會學習如何撒嬌應對的。

    師開示性慾的獸性是指只想傳宗接代,而人性是想要找到真愛,這二者有大大的不同,但每個人都有獸性存在,端看我們有沒有透過放鬆,讓全身都有性慾,而非只有局部的性慾。

    師教到「知吸知呼」,是指知道呼吸的冷暖、呼吸的重量、呼吸的鬆緊,不是單單的只有知道吸氣呼氣而己。一邊聽聞師開示,一邊想要這樣練習時,單盤在上的左腳,開始痠痛麻了起來,身體挺直、放鬆,雙手從交疊到放在膝蓋上,發現逃也逃不了,有想過要放腿,但是腳卡住了,無法放腿,這下子,就是要跟它正面交鋒的意思了。將注意力放在上半身,感覺吸氣的肚子膨脹,呼氣肚子收縮,想著下半身現在正在鬆土、再生,所以上半身要更努力運動,讓下半身有養份可以吸收。這樣正面的念頭生起時,就在一個吸氣,吐氣後,肚子有氣體從下半身排出,頓時下半身感覺一陣清涼舒暢,腳開始轉為清涼、不麻了。內心感恩的對左腳說:謝謝你,左腳,你重生了!

    20:00~21:00 佈達不放腿,有做到

    這支香發現了,自己喜歡來參加禪修的原因。

    在今天盥洗前,其實一直感覺右腳的筋是不開的,緊緊的,卡卡的,就很想要把腳拔下來轉一轉看是不是會好一點的那一種衝動。前一支香左腳的重生,可能也帶動了右腳,這支香用右腳單盤上座。

    一上座,先恭請佛師上座,再來練習看呼吸的重量、冷熱、鬆緊。看著看著,感覺呼吸漸漸變微弱了,若有似無,整個人就好像泡在海洋中,搖啊搖的,好舒服啊~完全沒有感覺下半身是否有存在。感覺全身是鬆的,只知道自己臉上是微笑著的。升起一種喜悅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好像全世界都在這裡的感覺。好開心!聽到磬聲,準備下座,右腳完全連一點點痠麻的感覺都沒有,當開始走路時,發現感覺緊緊的筋,也都如同沒事般,兩隻腳好舒服啊~

    真的就如同師所說的大死大生,剛剛雙腳都已經大死大生過了,明天就要換我來大死大生一番了。

    今天練習正知正念,下座要比上座認真,感覺自己有一些無意義的動,比如在用藥石時,會送一口飯菜進去口腔裡後,然後抓抓臉;或是在走路時,會搔搔頭,這都是在念頭以外的,真的要注意才會發現啊!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一盞圓燈高掛頭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最不「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