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3:30,聽到鬧鐘,立刻起身,盥洗,早起,其實很容易,用想的,才比較困難。

    經行後的那支香,師再次為我們解釋,鬼存不存在,是佛陀不會回答的問題。一般人喜歡問佛陀不會回答的問題,修行最大的對立,是你自己不是別人,禪宗有類似故事,看到鬼就緊緊抓住,當你抓住後發現那就是自己,鬼就是你自己。這是禪師的標準回答。但佛陀不會回答這樣的問題。佛陀會教你直接回到法,回到中心線,回到身體的對應點,安住,收縮膨脹體驗無常。

    來禪修所有的障礙都只有你自己,回到法,很簡單,就是中心線。所有問題只有一個就是緊張、太緊張,能量低就會看到鬼,鬼就是你的白日夢。答案是不會變的。如實面對六根、五蓋,這才是佛陀教導,讓所有的問題回到中心線。

    就像做夢可以心臟病發,也可以被嚇死,夢是不是真的呢?鬼,是你的白日夢。禪宗祖師會回答:把鬼緊緊抓住,就會看到,鬼就是你自己。不過,佛陀,根本不會回答這樣的問題。

    這支香換了好幾次姿勢,覺得好疲累,這支香結束後,月經就來報到。這兩天有拉肚子的現象,好像是昨天吃了什麼身體不能消化的東西。記得師說:月經來,子宮若有寒意,也會帶動腸子發冷,造成消化不良。這時候,需要腹肚保溫。

    午藥石,一面咀嚼食物,一面感受子宮的膨脹收縮,尤其是喝下第一口菇菇湯時,感覺湯的溫熱滑入身體,讓胃腸的細胞甦醒、活躍起來,胃腸蠕動牽動了子宮,疼痛的感覺更明顯了。吃著吃著,身體發熱。午藥石過後的排便,回復到正常。

    午臥禪,在痛中入眠,時時刻刻感覺靈魂的最最最愛,很自然地就能放心地用整個身體去體驗。一開始,雙腳冰冷,痛,像是一小塊凝結的冰,漸漸地,體溫升高,疼痛變成了一陣陣襲捲而來的波浪,我只能看著呼吸,試圖去找最好的姿勢,其他的,就交出去,交給痛。

    發現,痛,真的是很大的能量,當我讓痛好好地痛,它開始在身體裡製造熱量,啟動需要的化學變化。一覺醒來,雖然只15分鐘,但是,卻有飽足感,而且,腹部不再痛了。

    回到中心線,就是充滿喜樂的,不是因為不痛了,也不是因為痛,而是因為不用再怕,不管是什麼境界,都能夠不偏不倚地迎上去。

    就像晚上第一支香,師的開示:「修行,不是要改變什麼,要改變就有對立,找到自己的最真,最自然,不是對立。有了最真,最自然,就會有幸福的感覺。」用中心線來觸,真的有幸福的感覺。

    「如來」的「如」,是真,「來」,就是來往,成就如來,就是找到最真的自己,最自然的往來。

    來禪修,不只是要練習打坐,而是要跟禪修導師建立連結,上座前,在內心許願:「請禪修導師幫助我,找到最真、最自然、最幸福的自己。」下座前,在內心祝福:「願眾生離苦得樂,找到幸福。」

    這個身體不是我的,身體會痛會亂會髒不是我的,但我需要將身體保持清潔,就像正醒禪院不是我們的,但我們來禪修,會把它打掃乾淨。

    身體不是我們的,但我們要把它保持乾淨,才好用。這個身體裡有地水火風空,不能獨立存在,而必須要靠體外的自然界裡的地水火風空,來供給養分、水分、熱量、呼吸和轉動的空間。大自然無所求的供給我們的生命所需,在人性自然的狀況下,我們應該也會很想要守護大自然不受汙染破壞。

    這不是要改變什麼,而是感覺受用、想要回饋,一種很自然的往來。如果,我們沒有成就如來,真的很對不起自然界地水火風空的成全,真的很對不起大自然與身體無怨無悔恪盡職守的成全。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警察追了上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譴責濫用行政權的司法恐怖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