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茶,跟一無聊起台北聖脈的用餐習慣,「我們中午備餐的時間,大約是10分鐘或半個小時,買外食只要10分鐘,自己準備大概要半個小時,我洗蔬果,一止下廚,兩個瓦斯爐同時開動。」

    「我們備餐需要三小時,我跟一圓一餐會準備五道菜,有時一圓不在,我一個人,也是正正式式的炊煮」,師在台北都吃的很簡單,如果在台中,就會不一樣,「是啊!上次師在台中聖脈,我煮給師吃,說吃得很讚。」

    順著談話的機緣,一無邀請我看他備菜──明天的早餐之一「滷豆腐」。

    大寮裡,有宥娟月英在一旁煎豆腐。

    一無將辣椒洗淨,對半切,去籽,切絲切丁,薑也是切片切絲切丁。

    開火熱鍋、熱油,辣椒薑爆香,再加上糖、豆瓣醬、米酒等等調味料,熬成醬汁,然後將豆腐下鍋,等醬汁滾後,熄火加蓋,燜著,讓豆腐入味。

    一無說,「浸泡一個晚上,醬汁的味道會進到豆腐裡面,明早我再嚐嚐看,如果味道不夠,再酌量一點點就行了。」

    他一刀一刀劃切著辣椒與薑絲,刀刀到位,力道沈穩,感覺一無的手法細膩,很有武士的感覺(難怪叫「刀工」),他在調味醬汁時,作料信手拿捏,駕輕就熟,心手一體成型。三小時備餐,竟無異三小時的定課!

    從開始到結束,認真準備,每個步驟,每一個細節,都可以感受到他的綿密尋伺,細膩功夫到家,不見絲毫馬虎。說是家常菜,其實是功夫菜。而,這只不過是早藥石的其中一道。

    仔細看著他的手勢,感覺他的手好美,感覺他隨時隨地都在尋伺,我要學習他的綿密用功。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拉近夢想與現實的距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體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