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坐在陽光下靜坐,取光明想的當下,迸出一句法語:放鬆就是創造身心空間。這句法語就像跳了針的唱盤,一直重複唱著,隨著鬆鬆鬆中,幾度感覺肩膀鬆了,手肘鬆了,心開了~ 晚上共修會前,懿儀來電:你要吃什麼,我買來給你吃。傳達著是一種同修道情的溫暖~與她互動著最近的消沈?她說提不起勁,不想接觸人。跟她分享狗班長的故事,狗與人的相處,是感覺主人的能量,主人能量低、暴躁焦慮不安,狗就想當頭,更顯得興奮不安。若主人能量高穩定,狗就會順從主人,很有意思的互動,在於能量的回向。 與懿儀互動,她每次都笑得很開心~今天坐在她旁邊,吹起口哨尋她開心… 一脈今天主持共修會,不同風格的一脈,今晚特別真,他分享著他的唱歌啟蒙老師也姓張,光是唸發音。就足足唸一個月,才能練習別的,可見發聲的重要,於是一脈教大家如何發聲,第一個就是中心線,第二個就是共鳴箱(全身、細胞)如何體驗~首先嘴巴要張開,就像打哈欠一樣的全開,所有同修開始打哈欠,真的是全開的鬆。第二個發出的聲音要唱給很遠很遠的人聽,所以鼻腔會共鳴。第三慢慢的將聲音拉高到額頭會有麻麻的感覺,就像是打噴嚏的樣子。透過這三種的體驗,我們開始發聲,一脈有趣的是學習螞蟻的謙虛,於是就用螞蟻螞蟻往上爬。 神奇的透過這樣的指引,自己能唱出很高的共鳴,同時頭皮麻麻的,感覺整個頭部是一個共鳴箱~集體力量總是超乎想像。 小組討論時,一脈談到台灣的精神是什麼?若用台語歌要以哪一首來代表~於是一脈、孔萍說著早期受著黨國一體的教育洗腦,一直認為台語歌是很悲情的,很低賤的,甚至有點瞧不起,也常聽到有人會說,不要老是唱那種悲情的哭調…。內心浮現五個字:絕苦與絕美。苦讓我們更寂靜,苦讓我們更懂得什麼是美。師曾開示:「絕苦,一定會導向無我;無我,一定會導向無造作的真,就是絕美。」 試著從一個外國人的角度來聽台灣歌,聽到的一定是感動,不是悲情。想著上週六第一次接觸圖博的歌聲與文化,讓自己感動不已~對天地禮敬的虔誠,唱出內心的由衷,聽著葛沙雀吉唱著圖博國歌,歌聲穿透身心,洗滌心靈,淚總會止不住,那是一種生命的深刻度,走過苦難對生命的一種禮讚與感動。 台灣歷史背負太多的苦難,透過一首首台灣歌來說出內心的真情,這樣的情很真很每~ 什麼時候台灣歌被比喻成低賤、靡靡之音~因為黨國教育說只有唱華語的歌較高尚有氣質啦~一脈說他真的是對台語歌一片空白~在228遊行那一天,他醒悟到他不曾踏在這塊土地,去傾聽這塊土地的苦難與聲音,第一次感受到他會嫉妒韻雅一心能唱台語歌,因為他都不會。 一脈說他有這樣的感覺,也相信同為外省籍在黨國教育下長大的也一樣有他那一種感覺~他看到了失根的自己,他不喜歡。看到對台灣經歷過的點滴一片空白,他不喜歡。於是他要用歌聲追尋他失根已久的台灣,用唱歌來瞭解台灣這塊土地所發生過的苦難故事~ 所以下一週要教大家唱一首台語歌叫做~發光的靈魂~ 看著眼前的一脈如同發光的靈魂,每一朵花蕊正綻放著…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上一篇:愛凝聚我們在一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懂得尊重才懂得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