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法,讓我們能夠看得清楚,要得簡單。

    法,讓我們的慾望很單純,單純就沒有包袱。

    然而,這個世界的問題為什麼那麼困難?因為,太多人沒有觸到真正的佛法。真正的佛法,應該能夠遍處,化繁為簡,給予信心,減少世間的苦難。

    13歲的賈伯斯,就看到世間有痛苦、有飢餓,他去問牧師為什麼,但沒有得到很滿意的答案。19歲,他去印度旅行七個月,回美國後,在北加州參加了日本鈴木俊隆的曹洞宗道場,學習到了五禪支的尋伺。

    禪師鼓勵他,法是入世的,五禪支的尋伺,可以用在他的生活與工作中,於是,他把所學發揮到了極致。表現在能夠闡述他人生哲學的兩句話: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不斷尋伺,不要以為這樣就好了。

    意思是:忠於最愛,絕不妥協。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寧願飢餓,寧願愚蠢。不要駐留在過去的得失。

    意思是:這一餐吃飽了,下一餐還會餓,沒有吃一餐永不會再餓的事。時時歸零,在完全接納中完全開放。過去有得有失,不駐留在過去的得失;成功來自一長串的失敗,成功不會一次到位。昨日的成功不等於今的成功。經得起失敗,不怕看到自己剛剛好蠢,永遠可以更好。

    賈伯斯將這兩句話,徹底實踐在生活與工作中,找到了禪宗的精神──單純。蘋果的產品,以人性化的介面、不須使用說明書為目標,為的是讓世界更美麗,讓關係更單純。

    其實,所有的服務業和製造業,都是在減少理想與現實的距離,都是為了讓世界更美好,所有的設計,都是在減少摩擦所生的熱,找到最精準、最省電的運作方式。

    修行,也是如此,堅持自己的路,愛妳所做,做妳所愛。不斷反觀:剛剛那句話,夠不夠精準?不只是講話的內容,還有口氣、態度、眼神、聲調、呼吸,都做到最精準。

    不夠精準的時候,可不可能有美感?當一項產品中,有多餘而無用的設計,就不會是賈伯斯的最美。他的尋伺所到達的一心,就是完美,方便、人性化、流暢的設計,出發點也是一心,想要縮短夢想和現實的距離。

    美感發揮到極致時,一字一句都在莊嚴自己。即使還沒有做到最精準,看到不夠好,一定會謙虛地學習,這樣的認真,是無我的,空掉自己,只為了讓世界更美好。生產者設計一個產品,需要參考消費者的意見,就像修行時,我們也需要內外身的照見。

    不管是散漫隨性或是傲慢固執的不精準,都是一種不願意向外身學習、不願意謙虛的我慢。隨時隨地都把五禪支做到最好,才是尋伺。

    學法很簡單,只是我們沒有貫徹。把法貫徹,就不會「無明」,就會有「常識」,有常識,看三際網站的推文,才不會吃力。

    如果會吃力,代表還沒有把法用上。把法用上時,就會看到台灣社會的問題,是常識不足。不管統一或獨立,只要我們沒有常識,我們還是會有核四的問題,都更的問題,土地炒作的問題,水土汙染的問題,國土崩壞的問題,軍中霸凌的問題…。

    回到最簡單的常識,例如:票票不等值的選舉怎麼能說是民主?政治人物的政見怎麼可以跳票?軍人怎麼可以毫無榮譽心?法律怎麼可以把行房當成婚姻的權利和義務?

    不管是互相喜歡或是性行為,都不是夫妻的權利和義務,而是自然,自然,就是不能勉強。把自然的當成法律規定的權利和義務,就是沒常識、沒人性。

    學法的人,是很浪漫的,我們夢想迴向世間一個最理想的政體,建立台灣成為世界的模範國。不僅浪漫,我們也有方法,有步驟。有夢想,就不會急,因為看到方向,看到路。

    師最後開示說:

    無常,苦,無我,講的是現象;五禪支,是訓練注意力導向的方法。

    我們可以尋可以酌量的,是最適量的呼吸,痛,是現象,我們無法找到最適量的痛,只能接納。

    注意力可以放在痛的流動現象,「看有不看無」,讓流動引導不流動的。尋伺從不流動到流動的出口,就可以入痛之流,我是痛,我是流動。離開呼吸的尋伺,易變得不自然與有所求。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一向不太會欣賞自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找回這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