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總經理找我和行銷主管開會,他說有些事情要和行銷主管建議,我不知道為何要我在場一起討論。

    談沒多久,為了有一個爭議的問題,我去找設計工程師來澄清,設計工程師進來之後,發現行銷主管的說法是有問題的,行銷主管的態度變得情緒化,他講了一句不得體的話,這句話激怒了總經理,他竟然大聲咆哮起來,小小的會議室被他這一聲咆哮,空氣突然僵住了,還好我很放鬆,沒有被這樣的聲音衝擊到,感覺這聲音通過身體的時候,完全沒有阻力。

    微笑地看著總經理,也用由衷的眼神去觸行銷主管,這樣的放鬆由衷,讓他們有被尊重和信任的感覺,總經理的聲音回復正常了,行銷主管也不再情緒化,他們冷靜地對話,找到彼此的最好。

    接著開主管會議,經過剛才的事件,總經理變得沉默許多,會議進行得比以往快了許多。在討論某個高庫存産品時,因為中國區本週突然有張不小的定單,我於是請教中國區業務主管,有沒有後續訂單的機會。他沒有正面回答,反而有點不高興地說:「不是都有在注意嗎?有就會接單,沒什麼好問的吧!」聽到就是沒聽到,相信他的善意,參話頭,不參話尾。還是跟他說:「謝謝!了解。」

    開産銷會議時,策略採購突兀地從後面開門大聲說晶圓廠高層到了,把大家嚇了一跳。看到他的單純,沒有想,就先告退了。

    跟這家晶圓廠的合作一直不錯,這次為了年度降價他們高層親自出面,他一再強調要重視品質與服務,不要淪為惡性殺價競爭。我很認同他的想法,他們受到認同,氣氛也轉得輕鬆了。最後,我還是提到策略採購的壓力,我們年度降價目標是行情,請他們考量,他們高層當場就慨允幫忙,回去檢討合理降價的幅度。

    晚上,討論照明産品與市場先鋒産品的優劣比較,行銷主管和設計主管素有廉藺情結,今天讓他們兩人並肩而坐,我就坐在他們對面,用由衷的眼神去觸,並認真地聆聽,開了近三個小時的會議,他們之間討論了很多問題,竟然可以毫無掛礙地溝通,沒有以前意見不同時的針鋒相對,看到由衷了,心靈的距離就不見了。


    人籟萬千 / 職場即道場

       

上一篇:不好的認識是不認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文創」已成文化創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