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師分享的所有內容,只是值得討論的,並不是師認為對的、同意的。

    修行就是在做佛隨念,不認識佛陀,就先做師隨念。

    每天都在做師隨念,才有斷身見的法會;如果沒有,就不可能做,因為大家的尺寸不一樣。

    對師來說,每次聚會都是最後一天,每次開示都是最後一次。

    台灣人之所以被綁架,就是因為,大家都想保護自己小小的好,可以為了保護自己小小的好,而反對實價課稅,而反對資訊透明。這個社會要靠沒有包袱的年輕人(或者,有年輕人心態的人)來領導,有包袱的老賊,就是需要被革命的對象。

    如果,「誰做都一樣」的觀念在台灣社會繼續,我們就會永遠做奴隸,無法立足於世界,三流的國民,當然只有三流的政府,還會一直傷害我們的下一代。

    台灣社會的苦難,來自於戒嚴時期遺留下來的壟斷。至今,政府與人民之間,權力(power)、權利(rights)、資訊(information)仍舊不對等。其實,公權力就是人民和政府之間的契約,如果沒有以平等自由作為前提,就不可能有契約,公權力就不合法,這個國家不是真的國家,而是權貴撈錢的工具而已。

    今天,對於這樣的契約,台灣人之所不覺得奇怪,還認為「誰做都一樣」,就是因為台灣社會缺乏信仰,所有的宗教只是在比誰的迷信比較有吸引力。如果有真正的信仰,就會看到,這樣的契約是錯的、這樣的公權力、這樣的國家,是違背信仰的。

    怎麼可能「誰做都一樣」?今天,如果要買房子,我們會覺得什麼契約都一樣嗎?

    信仰是什麼?是我們安身立命、跟世間的連結的根據,是我們可以為之生、為之死的東西。我們生命中有那樣的東西嗎?如果沒有,就是問題!

    出世間法,就是中心線,世間法,就是自由、平等、尊重的核心價值。

    師說,聖脈需要的人才,不是要有世間能力,而是「所要的東西很單純,慾望很單純;什麼都要,包袱就很重」。

    有困難不敢直接請教師,是因為根本沒有相應到師的行動力和願力,所以不想面對師。沒有大悲行動力和大慈願力,有再多的世間能力都沒有用。

    以前已經試過了,把所有的比重放在修行,沒用!對苦難無感,永遠不敢踏出自己的舒適圈,沒用!講義饒益,就是要直搗你的舒適圈,真正的中心線才會屹立不搖。

    憑四正勤、或四諦八正道就想要吸引人?不可能的!如果沒有辦法跟世間對話,如果人家沒有辦法在你的身上看到修行帶來的洞察力(insight),你的修行一點都不會吸引人,只是像一般宗教,互相取暖、找傾訴的對象,或者給彼此迷信而已。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飛越杜鵑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賈伯斯的尋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