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半年都在鎮上一位男美髮師那兒整理頭髮,因為他技術不錯,用的美髮產品也重品質,但他平日都在外地美髮企業教課,週末才回來,而鎮上想找他的客人也很多,還有不少親戚會沒預約就出現。很可能是這樣,他忙不過來,又不會拒絕,所以這次我去電他幾次,他或者沒接,或者雖有收到簡訊也不回,這情況以前也發生過,我感覺,在這兒美髮的因緣可能得告一段落了。

    其實我沒有一定得去他那兒,尤其不希望他做得那麼辛苦,不能週休二日,至少也要休一日,可是他連讓我跟他講這話好好說再見和給祝福的機會都沒。

    於是昨去隔壁鄉另一位技術不錯的美髮師那兒,是比較遠,但知道她對美髮產品的態度,至少能放心。可是,這裏生意很好,他們也好忙呀,不管是設計師或助手,都沒有坐下來喝口水喘口氣的空間,雖然我有預約,可是卻在裏頭坐了好久,因為人多,很多時候都是在等待她們為另一位客人完成一項服務,才再輪到我的下一項,讓我覺得這已經沒什麼品質了。

    還聽洗髮的小妹說,她們都有公告固定的公休時段,但常常客人還是跑來大辣辣的就坐下,老闆娘就不好意思不接,結果當然大部份都是助手在做,然後又是兩三個小時…,小妹說她常常回到家都12點了,隔天5點又得起床,因為7點就上班了。

    想想這兩位美髮師(其實不只他們,好像大多是這樣),都沒辦法勇敢的單純的就拒絕不遵守規定的客人,結果是助長了那些客人的壞習慣,結果,不只他們色身累,我想,老是被不尊重人家休息時間的奧客綁架,心情應該也不會很舒服吧?

    這真是華人社會的小縮影:奉公守法的都吃虧,惡霸橫行卻沒人敢得罪。

    為什麼呢?是因為我們的教育讓我們對自己沒信心,所以不敢說no,怕得罪人、影響生意?還是因為我們「不尊重個人空間」的文化讓我們覺得被拒絕就是對我不好?怕被街頭巷尾惡評我們「科頭」(台語)?

    師說:被動就挨打。台語的「科頭」是「看輕人」、「看人不夠重」。有時候能量很低,不想正眼看人,甚至給人白眼,很容易得罪人。唐朝大詩人王維有首詩:科頭箕踞長松下,白眼看他世上人。」就有這個味道。主動表示必須以最好的身心狀態服務客人才是「以客為尊」,不以最好的身心狀態去服務客人是草率應付。相信師說的「老闆娘不好意思不接」,是「老闆娘怕不接就失去主顧」。「對不起,休息一下才能有品質保証」,柔軟誠懇有自信的表達,才是敬業吧。


    人籟萬千 / 職場即道場

       
  • 父親從事理髮師的行業從小就要幫忙著裡裡外外的家務記憶中的父親常常無法好好吃一頓飯因為就是有人會在中午或是晚飯時刻來理髮

    常常是我飯煮好爸爸才坐下一聽到有人叫爸爸就要放下筷子去理髮心裏總會很抱怨客人怎麼都不會看時間呢

    爸爸回答說:「客人都知道時間是有急事才會來的客人願意來光顧是相信你可以幫忙他。」。在美濃理髮店很少會在中午來理髮的有很多是小嬰兒或是遠地來的客人還有特殊禮儀的客人

    小嬰兒因為睡眠不定時常常是中午光臨理過頭髮後洗澡。特殊禮儀客人,是有看時間要喜慶或是喪葬,也常會在中午時間光顧。

    其實大部份的客人,都很客氣,一到店裡看到是用餐時刻,最常聽到的是:「請先吃飯,我待會再過來。」。人情淳樸的小鎮,處處都有温情。

    來到台南後,才發現,有好多大型的髮型沙龍店,都需要預約的。再也不能隨心所欲的前往,一定要先去電約時間,才能去。

    「對不起,休息一下才能有品質保証」,柔軟誠懇有自信的表達,才是敬業。

    之前因為壓力過大,造成了鬼剃頭,我的頭上有一塊沒一塊的掉髮,需要治療,認識了玉蘭姐,一樣是預約制。但其時間是上午8點~下午4點,堅持不多接客人,堅持品質的維護,堅持下班時間一到,要把時間給家庭。

    她是基督長老教會的教友,堅持服務的品質,使得客人都很欣賞她的服務精神,都很死忠的請她服務。看到信仰給玉蘭姐的加持。

    最真的玉蘭姐,做最真的自己時,是會很喜樂的。最真是會被感染的,每個人都有的,只要願意心靜下來,一定可以被打開、被衝開,會看到最真最美最好的光。(07-15-2013春櫻)

上一篇:當公權力與迷信結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狗的信任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