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因社區總幹事的任務,忙到快中午才回到家,才跟先生說:「好累!」沒過多久,他卻說:「我好餓(要吃飯了的意思)。」好像煮飯就是我的工作,他辭職後,大部分時間就是看書、看電腦。此時,覺得心裡有些悶。

    下午和傍晚都外出處理事情,先生應該也都看到自己整天在忙,但他傍晚從電腦室出來,又是同樣的話:「晚上要打拳(要早點吃飯的意思)。」

    感覺他可以主動一點,想吃什麼,也可以自己動手做…。於是,把心裡的話講出來,希望他能幫忙些家務事(煮飯、清理廁所垃圾、髒衣服不要隨地放),知道能改變的有限(已講過多次),但還是覺得要講出來,不講表示寧可悶在心裡,不想溝通了。

    早上,繞巡社區一回後,才走進家裡,就接到警衛的來電,他說剛接到後山社區警衛打電話來,說有一輛大卡車施工中不慎撞到我們社區的圍牆,有一大片圍牆倒塌了。

    掛上電話,感覺事情不算小,但自己的心卻很平靜,有什麼就接受什麼,只有法,沒有我。拿了筆記和相機,馬上出門。此刻是9:50am,頭頂著大太陽,沒走幾步,額頭已經冒汗了。

    走到事故現場──林律師家後院。眼前十分凌亂。原來是在附近施工的大卡車在倒車時不小心撞上住戶的的牆壁,而掉落的磚塊又彈到屋簷,導致上面的強化玻璃都碎了。

    上前詢問,肇事的司機蘇先生很有誠意地致歉,並表示會負責到底,他說他會找他熟識的廠商來施工,但需要幾天的時間。沒有人喜歡發生這樣的意外,但已經發生了,感覺彼此都以正向態度在面對。

    不久,林律師趕回家了。他第一句話就很不友善,接著隨著衝動所講的話,讓原本有誠意解決的蘇先生和他兒子都火大起來。林律師大聲地說,星期五颱風會來,他現在要叫他的廠商過來,馬上施工,費用由蘇先生付。蘇先生說,他也找他認識的來估價,之後再評估給誰做,但林律師不答應,情緒十分激動,態度又很強勢。最後,蘇先生無法忍受了,本來想和解了事,轉為請警察和保險公司來,程序就變得繁瑣複雜。結果我和林律師都成了當事人。本來可以圓滿解決的,卻耗了兩個小時。

    雖然天氣好熱,處理時間又漫長,但「學習的心最單純」,當想著在境界都中學習,就能安住當下,用喜捨心微笑。和林律師一起等候的過程,由衷關心與對話,感覺自己就是法,法可以潤滑僵硬的身心,慢慢地,他高漲的情緒冷卻下來了。

    下午,保險公司找的廠商,和林律師找的廠商同時到現場估價,結果林律師的廠商因最近訂單多,根本不可能在颱風來襲前施工。林律師爭了半天,結果還是回到我與蘇先生談判的原點,讓保險公司的人都覺得好笑。

    在這事件上,看到勞工階級的蘇先生和他兒子,他們父子雖沒受讀很多書,但卻有著台灣人質樸的個性,而林律師雖擁有高學歷和社會地位,但咄咄逼人的態勢,即使具備的法律常識能幫他贏得權益,但其實已經輸了。

    在最近所接觸的社區住戶裡,看到大家普遍欠缺的是生命方向,通常最在意的就是自家的權益,照顧好自己一家人變成最主要的生命價值,因此,有時為了少付一點點的管理費,都可以爭得面紅耳赤。然而,更值得爭的是,整個國家資源分配不均、執政黨的貪污腐化,只是,面對這些問題,他們卻又選擇沈默。

    雖然處在這樣的環境(華人社會的縮影)中,自己能做的很有限,但仍不看不起自己的小,就從每一個身口意的迴向做起。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差別只在價碼與位階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傳統不能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