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綠色和平626日的新聞稿『聯合國IPCC再生能源專家來台掀能源革命旋風』,談到德國再生能源專家戴斯克(Sven Teske)受邀來臺分享全球再生能源發展趨勢,並從國家競爭力角度,暢談臺灣發展再生能源潛力。

    戴斯克在能源領域有超過20年的經驗,更在20082011年間曾任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委員會(IPCC)的再生能源報告主要作者,現任《國際綠色和平》再生能源專案總監,為該組織《能源革命》(Energy [R]evolution)報告的主要作者。

    據指出:「我們需要一場能源革命,幫助我們脫離對有限資源的依賴、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並且避免氣候變遷對地球所帶來的毀滅災難。再生能源在各項條件都已能與傳統能源匹敵,單是在去年全球新建再生能源裝置容量就已超過傳統能源。各國政府若能在此時積極發展,將對提升國家競爭力有相當助益。」

    他強調比起核電與化石燃料發電,再生能源在成本、來源穩定與就業機會上都勝出。

    2007年至2012年間,包括太陽能、風能、水力、生質能等再生能源已佔全球新建電廠的43%,遠遠超過煤電(38%)、石油與天然氣(18%)、核能(1%)。2009年,再生能源佔全球供電比例的19%,綠色和平能源革命報告預測,2020年將成長到37%,並且在2050年達到94%,成為最主要的能源供應方式。再生能源在全球各地蓬勃發展,2012年再生能源的全球裝置容量增加10%,投資額已達2,440億美元(約73,200億臺幣)。因為技術逐漸成熟,發電成本亦逐年下降,預計在2050年,發電成本可下降至612美分(約新臺幣1.83.6元,現臺灣發電成本每度2.7元)。反觀傳統能源,受限於有限原料(煤炭、鈾礦等),發電成本只會越來越高。

    再生能源能否發展,政策是最重要的因素。在歐洲,再生能源之所以能成為產業,跟政府電力收購制度(feed-in tariff)有很大關係。

    德國的再生能源工業,規模大約是汽車工業的一半,雇用員工多達40萬人,是該國經濟的重要支柱。

    「再生能源裝置建造速度快,而且可以根據當地的條件做各種計畫,靈活與回收快的特性,讓再生能源產業在2012年中,在全球創造了共574.5萬個的直接工作機會。」

    他更預估,到了2030年全球能源產業中65%的工作都將來自再生能源,達到近1,200萬個工作機會。相較之下,核能目前在全球僅有50萬個工作機會,保守估計2030年更將降到只剩29萬個。這些趨勢,都顯示核能早已是個夕陽產業。

    臺灣與德國相似,都缺乏化石燃料資源,提升競爭力的唯一出路,就是靠創新。戴斯克表示,臺灣沿岸風力與德國、中國相近,而光照更比德國高出30-50%,顯示臺灣發展再生能源潛力無窮。若臺灣持續依賴傳統發電方式,將會受限於進口燃料價格上升,終有一天也會面臨化石燃料耗盡的窘境,使國家競爭力降低。

    此時將資源挹注在核能而忽略再生能源的發展,一味為核四護航,將會是政府不可逆的錯誤。Sven Teske也警告:「許多研究都已顯示,核能對再生能源的發展有排擠作用。未來全球核電供電比例將會持續下降,許多核電廠陸續除役,。」

    戴斯克預測的未來能源商業模式將會「去中央化」且自由化,再生能源裝置的小型發電廠將分散於各區域,基載電力將由再生能源支持,透過預測系統、智慧電網與蓄電裝置等科技,互相支援鄰近區域,真有不足才向電力公司購電。據表示,目前德國便是眾多小型電力公司,加上社區甚至個人都自主地投入了再生能源發電,不再讓特定的公司獨大,而營運與維護也都交由當地人負責,將獲利與工作機會都留下,而非讓國外的大廠商獨享。

    在德國,再生能源裝置也曾遭遇零星抗爭,但多為規劃與設計上出了明顯的大問題所致。

    綠色和平「能源革命」Energy [R]evolution報告,始於2007年,提供了可再生能源藍圖,並說明如何在電力需求持續成長的情況下,透過可再生能源逐步淘汰核能與石化等骯髒能源,達到在2050年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半的目標。一開始以歐洲為情境,2007年後拓展到全世界,2012年出版到第四版本。這份報告目前已被許多科學單位與全球40個國家採用,翻譯成超過20種語言。

    綠色和平Energy [R]evolution不只被聯合國IPCC特別報告Renewables採用為基準情境,也同時被視為目前最具公信力的可再生能源預測指南。報告中所預測的太陽能與風能發電已經成為現實,而目前的趨勢也朝著報告的評估發展。


    戴斯克在德國的小村莊長大,那裡曾經是一個軍事基地,一直到19歲之前,他沒有太多機會了解環境議題或是非營利組織相關的資訊,他非常喜歡接近大自然,閒暇時間最常做的就是划獨木舟和跑馬拉松。他進入大學時原本學習的是印刷技術,但是1986年四月的車諾比事件,為許多人,包括戴斯克的生活帶來極巨大的改變。他回想當時的生活,很像在科幻小說裡才會出現的場景:週遭環境開始出現許多警告標誌,因為放射物質會隨著雨水降落到地面,所以嚴禁在下雨天的時候出門;超市的食物上貼著大大的標語,說明它們是在溫室內生產而非室外種植的農產品,一些特定的商品上還標註著輻射含量。一切像是小說般的設定,很不幸地,就真實地發生在他的日常生活中。

    自車諾比事件後,他開始思考核能的必要性,希望自身所學能為核能之外的能源找到最好的解答。他放棄原本的專業,毅然選讀電機工程,並且拿到了學位。車諾比事件爆發後一個星期,也是戴斯克踏入綠色和平辦公室的第一天,從那天開始,他成為綠色和平的志工,隨著對議題更深刻的了解,他成為領導綠色和平能源專案的負責人,十多年來投身於能源革命,希望車諾比的憾事不再發生。

    推動太陽能發電是戴斯克在德國的首要任務。1995年,德國僅存的最後一家太陽能板製造商正準備退出市場,他的工作就是盡全力留住他們,並想方設法重新燃起他們對太陽能產業的信心。為此,他和團隊出版了一份報告,證明太陽能發電在德國有市場潛力,且可行性極高;他們發起了一個連署,搜集對購買太陽能發能系統有興趣的消費者。為了提高民眾對太陽能發電的接受度,綠色和平團隊計算出架設太陽能發電系統的合理價格,但公開價格的策略反而引起太陽能板製造商的不滿,因為他們想獲得更多的利潤。那時,計畫目標轉變為遊說那些觀望的廠商,讓他們維持在德國發展太陽能產業的熱情。即便他相信那些廠商終究會支持他的計畫,但開始頭兩年時常遭遇挫折,他和團隊日以繼夜地工作,含辛茹苦地催生德國太陽能產業。

    2005開始,戴斯克在綠色和平領導Energy [R]evolution能源革命的專案,旨在改善現有能源的使用效率,並且淘汰石油、燃煤等骯髒能源。這個專案的獨特性在於,它牽涉了錯綜複雜的地緣與經濟政策,且必須同時處理兩項重大的國家政策--氣候政策和能源政策--也是對地球生物多樣性影響最關鍵的兩個指標。

    戴斯克和他的團隊在2007發布了《能源革命》(Energy [R]evolution)報告,這份報告翻譯成20種語言,在全球近40個國家出版,是目前最具公信力的再生能源預測指南。報告中所預測的太陽能與風能發電在全球各地已逐步實現,前景看好。只是在提昇能源使用效率上還需加把勁,提高能源效能需要產業的整合,現階段使用的許多機器及交通工具,都跟不上能源轉換的腳步,他主張只有完整的配套方案及長遠的政策規劃,才能徹底改變能源使用方式。

    這十年來,氣候變遷加劇,讓能源革命的必要性更加急迫,面對龐大的壓力,支撐他的能量,來自於他的家人、朋友和同事給予他的支持。延續著童年時期的興趣,划獨木舟也是他排解壓力的方式。在小舟上,他可以整理思緒,回到工作的原點,打起精神面對工作中的阻力與挑戰。

    戴斯克堅持下去的另一個力量,就是在生活中所看到的明顯的改變。他常常需要出差到世界各地,旅途中,他看到愈來愈多的太陽板被架設起來,有愈來愈多的風車在世界各地開始轉動,讓他相信,我們的生活存在著改變的契機,我們不需再懷疑,再生能源是否可以被實現。他認為:人類正面臨攸關地球存亡的十字路口,人類必須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個人的力量即便微小,也要堅持下去。

    談到對未來的想法,他感性地說:「我希望在未來,永續的再生能源能普及到每個人的生活,孩子們能受到良好的教育,讓他們可以實現夢想。每個種族都能尊重彼此,讓世界擁有真正的和平。」


    延伸閱讀:
    http//e-info.org.tw/node/86885
    http//www.peopo.org/news/113446


    普世價值 / 綠色科技

       

上一篇:每個公民的必修學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阿嬤最愛甜「赤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