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新竹開車回台北,午後的市區溫度高達33度,突然擋風玻璃滴了幾個雨滴,開始下雨了,雖然一雨傾盆,下狗又下貓的,還是讓人覺得來得正是時候。

    停好車,進入台北車站地下街,川流不息的人潮,以前會覺得空虛,現在感覺看到了每個人的真心,就有一種會心的自在。

    今天的活動有點異類,也有創意。反核抗爭可以不必上街頭遊行,發起者邀請大家到台北車站穿著反核衣物,找個地方坐下來,看看書、看看人群、上上網、聽聽音樂,也或許可以找些對台灣的未來懷著理想的同伴聊天。

    來到站前大廳,看到一群二三十個人靜靜地坐著,各自看著書,或三三兩兩交談,最前面擺著台獨的標語和反核的標誌。繞了一圈,沒看到熟人,就先去用午藥石。

    二樓微風廣場的人潮更多,熙熙嚷嚷的,與樓下靜坐的人群形成強烈的對比。

    藥石後回到大廳一眼就看到在人群邊獨自在看書的一心

    把兩面反核旗平舖在前方,我們就在一心旁邊坐下,後來一寂也來加入。

    一心借了《流麻溝十五號》,認真地看了好一會,看到張常美阿嬤的口述歷史,感受到他的無奈和堅毅,也看到過去這一段歷史的荒謬與殘酷。

    張常美是台中商專的高才生,功課很好,品學兼優而一直當班長,也因此而參加自治會。有一天她被校長叫去講話,校長卻讓兩個陌生人把她從學校載走,關在監牢,幾天後的夜裡被帶去隨隨便便地審問,說她認識的自治會會長吳明正參加了共產黨,迷濛中她只能糊裡糊塗在不知內容的自白書上蓋了手印,被判了12年徒刑。

    「蔣介石說寧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我就是那99(中的一個)。」張常美的這句話絕對不誇張,看到這一段白色恐怖歷史讓生活在現在的我們悚目驚心,可是如果對照阿扁和扁政府官員被特偵組檢察官誣陷,未審先押,長期受到冤獄的心理壓力,真的會覺得威權的迫害還在

    後來又翻看了吳濁流的《無花果》,寫的是他自身的成長過程與背景,但因為其中有十分之一的內容寫了關於二二八的事件見聞,而曾經被列為禁書。

    我們靜靜地在看書的當頭,玲真看到有一個像是便衣的人在前面對我們錄影蒐證了好久,後來主辦人過去跟他說明後才離開。

    稍後,有一個看到我們反核旗而過來和我們認識的新朋友Eric,他講起話來比一般人慢八分之一拍,是台商受雇在中國的總經理。

    放假回台灣,他不是在家陪家人,而是到處認識理念相近的朋友。他談到中國,即便像蘇州這麼進步的地方,要徵收房地,也是絲毫不尊重、不妥協,常常利用半夜拆屋,就是你沒有機會找人抗爭。

    他說台灣人到中國投資,受益的只有那些老闆,受害的則是廣大的台灣人民。但是那些老闆就是短視,他們受益也只是短期的利益,長期下來台灣人的技術都被中國人學走,再轉到中國公司,台灣人的優勢就沒了。

    他說台灣現在只剩下半導體産業比中國好,可是我想到前幾天聽到一個朋友的警訊,他說很多中國半導體設計公司最近在竹北高鐵附近落腳,他們利用這些據點吸引台灣的IC設計人才。很多人以為是在台灣上班,等到簽約受雇之後,他們會假借去中國受訓三個月,要求出差去中國,然後就藉故不讓人回來。這樣子矇騙台灣優秀人才去幫他們效力。

    他很有危機感,他覺得一般人的冷漠,才是造成政府跟財團為所欲為的主要因素。他跟太太說寧可放棄高薪,回台灣打拼,即使是兩三萬的薪水也沒關係。

    感覺今天這樣的異類活動很不錯,可以放鬆無所求地優游在台北車站這樣的公共空間,也可以認識一些有理想、有抱負,理念相近的人,讓我們藉著這樣的活動將這樣的力量延伸出去。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生小孩的意願低?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母子相的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