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晚去買菜,遇到Jason,就順便一起吃飯。

    最近在準備<性.愛教育4.0>的課,有請他幫忙把問卷寄給其他外國人,他問我,問卷回收的狀況如何?我說,還不錯呢,我看到,其實不分東西方,人類社會對於性,都有很多的迷思和誤解。

    跟他分享,前晚,讀到2009年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What Do Women Want?(女人到底要什麼?),作者主要採訪了三位觀點不同的性學者(都是女性),並描述她們對於女性情慾的研究。

    其中一位Meredith Chivers,做了一個實驗,讓男女受試者觀看幾種不一樣的影片(包括bonono黑猩猩的性交),然後,從他們的性器官去測量其性興奮的程度(男:測量陰莖的膨脹程度:女:測量陰道內壁的血管流量)。除了儀器測量,她也讓受試者透過一個小鍵盤,來表示自己性興奮的程度。

    她的實驗結果是,男性的生理反應跟他的性傾向(同性、異性、雙性…),以及自己認定的興奮程度,是一致的。女性的生理反應跟她自己認定的興奮程度,則是不一致的,甚至,跟她的性傾向也沒有絕對關係。

    她結論,一部分,是由於男性的器官是外顯的,容易發覺辨認;女性的性器官,比較內隱,文化上也不太鼓勵女性去連結性器官的感受,以致頭腦認知和生理現象容易失聯,相對不易覺察。

    她也說,就生物演化來說,女性為了自我保護,不論自己是否真的有意願性交,只要在意識到有性交可能的情況裡,陰道都會為了避免受傷而潤滑。這讓我想到唾液分泌的口腔反射,男女應無多大差別。男人也會無意願性交而有舉陽的現象。文化習慣講數百年,人類基因演化,則是數十萬年的事情。生理器官舉凡眼鼻口腔陰道都要保濕,老人沒牙幼兒長牙口水一定增加,都與慾望無關啊。

    在人類歷史上,有過女性權力高於男性的時代,試想,在一個女性掌權、女主男從的社會,整個社會的男性需要附鳳才能攀龍或有權有勢時,男性過得了富貴不能淫這一關嗎?或者,當武則天或慈禧太后恩威並施,「後宮佳人」們敢不屈從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在女性掌權、女主男從的社會,男性模特兒也許會比女性模特兒多。

    講到這裡,Jason說,他很難相信男人可以被強迫性行為。但若是為了晉升而與女上司、為了交易而與女客戶上床,就不難想像。

    我說,只要兩個人之間不是心靈契合,親密關係裡,不就是充滿了角力嗎?不都是在計較給多給少,誰佔上風?你有沒有可能因為怕失去對方,而勉強偽裝,壓抑真實的感受?他想了想,點點頭。

    另一位性學者Marta Meana說,女性的情慾,有「自戀」(narcissistic)的成分,她們在感覺被欲求、被欣賞時,更容易性興奮。但男人不也是這樣嗎?男人真正要的,難道不也是被欣賞、被接納嗎?

    這位女性學者,也許沒有發現,她也先入為主地接受了當代社會主流媒體所塑造的男人形象。

    問問身邊的男性朋友吧,在他們的性幻想中,如果沒有「兩情相悅」的成分,興奮得起來嗎?身而為人,性衝動,絕對不只是為了繁衍後代,也不是像bonono黑猩猩那樣,互相按摩取樂,更不可能像物化女性者說的「女人的乳房只是社交工具」而已,只要安靜下來,去感受,性衝動都是源於「兩情相悅」,想要找到真正契合的靈魂伴侶!

    主流媒體中,總把性的問題指向性慾,鮮少提及真愛。講到性就連結到慾而不是愛,一味強調「有真愛就無性」或「有性就無真愛」,討論都是失焦的。性慾因此承擔了很多社會問題的罵名。其實,強暴者鮮少是出於性慾,而是出於社會不公平而造成的嫉恨霸凌,而有權有勢者對弱勢者的巧取豪奪,才是一個社會中絕大多數的苦難來源。

    其實,從生理層面來看,性慾的問題非常單純,比較屬於個人「食色性也」的偏好,只要身體健康、放鬆、舒服、能量流動了,就不會造成困擾。人類在親密關係上最大的問題,是情感層面的執著、依賴、抓取、恐懼、掌控、想要填滿空洞等等,以為性和愛可以分開,才是讓性關係複雜化的因素。

    真正靜下心來,我們才能夠不再用男性史觀(以為性和愛可以分開)的框框來框彼此,我們才能夠上下五千年地看,看到人類的終極追求,是更有尊嚴的生活,更高品質的交流。而連結生命源頭的性行為,不是發洩、不是角力,而是靈魂的悄悄話,是深心凝視的一種親密、一種擁抱。

    如果不去探討兩股生命力結合的真正目的,那所謂的性行為研究,其實就像春藥一樣,知什麼胃口吃什麼胃藥,只是在研討病理,無助於真正的面對問題,解決問題。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台語歌謠告別粘錫麟老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訪呂忠津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