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到公視「有話好好說」的節目,正好也在談大埔徵地案,現場除了邀請廖本全老師、徐世榮老師外,也邀了拆遷戶委任律師詹順貴,以及住戶彭秀春和朱炳坤

    劉政鴻不顧當年吳敦義對社會的承諾,還硬拗說,當時吳講的只是政策性考量,當情理法無法兼顧時,還是要拆。這樣的縣長心中完全沒有人民,只有與財團掛勾的龐大利益。

    據詹律師所提供的資料指出,在高鐵苗栗站特定區內,包括具有文化價值的古窯以及民宅都被拆除了,但只有劉政鴻縣長的住家,還原地原屋保留著。難道只有劉縣長自己的家才是家,才有美好的記憶,別人的家都可以任意掠奪、踐踏嗎?台灣,還是個民主國家嗎?法律條文依照政府的需求來解釋,你老百姓奈我何?有這樣高傲自私的官員,叫人感到心寒。

    徐世榮感慨地說:這個國家政治力量太鴨霸…。他講到激動處,忍不住微微發抖,感受他是多麼的憤怒。愛得越多,痛必然也越大啊!

    節目中,主持人問了好幾次:「抗爭有用嗎?」行政院、縣政府、營建署再三強調要依法行政,強大的公權力就像拿著槍闖入民宅硬幹的土匪,手無寸鐵的房主能做什麼?秀春在回答問題時,一開口就哭了,直說她絕不退讓,錯的是政府,不是他們!幾位call in的聽眾,講到現在的政府,也都難掩忿忿不平之情,並譴責這不公不義的政府,把台灣帶入一個悽慘的境地。

    看過許多談話性的節目,從未像今晚一樣,每個人心情都很沈重,但每個人也都很勇敢在面對。感覺好想掉淚──為台灣逐漸淪喪的民主與人權而掉淚!

    最後,廖本全說,這四戶不能退,這四戶的命運,就是台灣人共同的命運。現在看不出抗爭有什麼用,是因為政府用公權力凌虐、蹂躪百姓的權利,而很多人又不吭聲。但只要公民力量集結起來,告訴政府你不可以這麼做,那時候就會有用。

    早上,看到一篇臉書上的貼文: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這兩天一直在行政院前聲援竹南大埔四戶,要求行政院兌現2010年8月17日對農民的「原屋保留」承諾。一有空就跪在地上安安靜靜看報告。以下是剛剛跟徐老師的訪談。

    記:徐老師你在看什麼?
    徐:在看學生的論文,明天要口試。
    (電話響)「喂喂,你那邊怎樣了…」

    記:徐老師誰打來的?
    徐:我太太啦,我兒子在指考,我沒有陪他,對他很不好意思…

    記:你為什麼要一直在這裏?
    徐:大埔的事我一直都有參與,行政院那個承諾『原屋保留』的會議紀錄公文是給我的,我覺得對這個事情有道義責任。

    記:行政院昨天說當時承諾原屋保留是有四個前提,這四戶因不符合這些前提所以不能保留,你當時全程在場,有提到這些前提嗎?

    徐:那有啊,政府應該要有誠信,如果當時真有這些前提,不可能不在公文裏寫清楚。有權利的人對自己的承諾都不願意承認,又在那裏掰什麼有前提。政府表面上說要誠信治國,其實是詐騙治國,等潮流過了,要怎麼搞就怎麼搞,這在民主憲政國家很不可思議。

    記:你打算在這裏坐到什麼時候?

    徐:我一直希望這個社會能更好,但許多土地徵收的制度還停留在戒嚴時期,讓地方首長橫行,這是很不對的,應該趕快改正這些制度。而這就有賴於公民社會的努力,特別是學者,沒有受到權利與利益的拘束,更應該站出來。

    記:這些年來你有看到一些改變嗎?

    徐:有啊,一方面很難過,因為改變真的很慢;但另一方面也讓我看到一線曙光。例如《土地徵收條例》修正,雖然很多結構性的問題並沒有改過來。另外今年四月大法官709號解釋文提到《都更條例》違憲,其中特別提到條例中許多規定與憲法要求的正當行政程序不符。

    一個社會的進步、與人民的權益是否能獲得保障,要來自公民社會的堅持,而我,就要一直站在公民社會這一邊。」

    常看到徐世榮教授風塵僕僕地出現在不公不義土地徵收的抗爭場合,他總是秉持良心,說該說的話、做該做的事,不求名不為利,只是單純地將所學貢獻於社會,幫弱勢者發聲。他為了聲援拆遷戶,連自己兒子的指考都缺席,這樣因公忘私的精神,令人敬佩、感動。

    閱讀廖本全老師所寫的:「誰讓土地暴政永無止盡」:

    「…,名為發展、實為炒地的大埔案,2010年6月9日,苗栗縣政府動用警力以怪手毀田,引發社會關注,7月17日農民夜宿凱道後,8月17日時任行政院長吳敦義(現任副總統)會見大埔農戶代表,在其主持以及時任內政部長江宜樺(現任行政院長)全程參與下,研商結論是:其所有之建物及基地,同意原位置保留。…上個月11日,苗栗縣政府發函要求彭秀春、黃福記、朱樹、柯成福等4戶要在7月5日前自行遷移完成,如逾期不處理,政府將依行政執行法執行…。」

    讀到這裡,內心一陣沈痛,秀春此刻的心情一定也很難受吧!秀春和她先生經營的張藥局,在徵收的當時,因洪箱姐帶領一群農人和學生奮勇抗爭到底,好不容易才把它保留了下來。沒想到政府官員說話不算話。

    上次在公平會的「反媒體壟斷」活動上,看到秀春和洪箱姐也擠在抗爭人群中。秀春說她很感恩那麼多人為守護他們家而盡心盡力,現在她有能力了,也要勇敢站出來,為社會的公平正義盡一份心力。

    秀春短短的互動,感受她是個淡薄恬靜的人。只是萬萬沒想到,不與人爭的她,連想守護自己家園這很單純的希望,都可能破滅了。三年前大埔毀田的怪手又將伸過來,原來徵地迫遷的惡夢從沒停止過。

    政府開發炒作、徵收迫遷,法西斯式的威權迫害人權事,一件接一件…。期盼台灣人早日覺醒,認清政客貪婪虛假的面孔。當人民知道自己是主人,才有可能免於權利被僕人侵犯、財產被僕人剝奪變賣的恐懼。


    延伸閱讀:

    一句話就可以救命,為什麼你不?!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20130704/5080

    政府無信學生怒吼/豈止大埔四戶全台都在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jul/5/today-fo3.htm


    普世價值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惡劣天候裡的人為因素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與技職生網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