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被晨光叫醒來,也不知幾點了,反正醒來就不想睡了,走出冷氣房,才知外面的溫度有多高。

    皮膚的表面,好像地球表面一般,空氣的冷與熱,交集在皮膚表面,毛細孔正在猶豫,打開好?還是繼續關著呢。汗毛卻等的不耐煩了,開始隨著冷與熱,搖擺晃動著,它以為自己是誰啊!只有大海中的海帶,才能做出的優雅動作,汗毛也想當鳳凰。

    但是只要一上坐,呼吸就像部隊班長發口令:大家聽好,請跟著我的口令做早操。吸拉呼推,頭擺正。吸緊呼鬆氣下沉。請再來一次>>>>>>>>>>>

    三個呼吸,身體就變成推拿的空氣了,身體再沒有冷與熱的問題,只有鬆與不鬆的方向與目標。

    下坐後,身體適應了周遭的溫度,這讓我想起師開示過的:呼吸最容易讓身體融入環境中。

    嗯!這是真的,自從前天上台北後,就從不斷的靜坐的前中後看到,身體很快的就適應了台北的高溫。減少了許多燥熱與中暑的苦難。

    回到岳家,岳父說:今天更熱了耶!

    一無:還好吧!比昨天好多了。

    岳父說:那裡會,你去看外面的溫度計,現在起碼有三十六度。

    一無:怎麼可能,三十六度,快發燒了耶!

    岳父說:要不要打睹,我說現在起碼有三十六度。

    我不信的跑到外面,掛在外牆的溫度計,竟然指著三十六點五度。

    天啊!靜坐呼吸的功德竟然如此之大。我竟然不覺得熱耶!

    中午找話題陪岳父聊天,想到早上帶老狗去爬山運動,卻遇到一對漂亮的藍鵲,此處竟然出現藍鵲,真是少見的現象。問路人,這裡為什麼會出現藍鵲呢?

    路人:不知道耶?應該是有人抓來放的吧!

    用這個話題來聊天,岳父說:以前這裡還有很多漂亮的鳥,後來都被人抓走了,現在實施保育法,那些消失的鳥,又慢慢的回來了。

    講到這方面,喜歡小動物的岳父,精氣神就來了。老漢就是要提當年勇,當下活著才有趣味。

    岳父說:以前小時候,在家鄉野地,遇到一隻剛出生的小斑鳩

    我也回想起當年,我家陽台上飛來一對斑鳩,選上陽台來孵蛋。為了這對斑鳩的傳宗接代,我家陽台的窗戶都不敢打開呢,但我們也看了一場活生生的秀。

    看到岳父開心,也讓我回想到過去。我真的改變了很多。

    以前,我不喜歡陪老人聊天,是因為,老人很麻煩,老人情緒不穩定,老人喜歡抱怨,老人喜歡依老賣老,老人總是要的多,給的少………

    自從跟隨師學法後,才看到自己在這方面的無能。
    也因為看到師可以跟父親很輕鬆的對話,看到師逗父親開心的樣子。
    讓我覺得自己很無能。無法打破與老人有隔閡溝坎的地方。

    今天的觸境,就讓自己看到,我改變了,我進步了。我不再以自我為中心,可以跟老人家講話了。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誰是別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惡劣天候裡的人為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