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回婆家去,要帶婆回診。快到大門口時,看到婆被外勞攙扶著,舉步維艱的朝我走來。走近後,聽到婆一邊啜泣、一邊哀哀的叫著。原來她雙腳的腳盤都在痛!

    我當機立斷,請外勞帶著她站在原地等,我趕快到大馬路上攔了計程車,請司機繞進小巷裡來。

    好不容易把婆婆弄上車,她仍是一邊哭、一般哀哀叫喊痛。我撒嬌說:我們忍耐一下,讓司機好好的開車喔!妳忘記了嗎~上次我跟妳說過,妳是在替妳兒子痛ㄋㄟ!妳多痛一點,妳的兒子們就少痛一點。這樣妳是不是就心甘情願的痛?

    婆馬上止住哭氣:對!

    我:天公伯啊看妳「卡有量」,所以才讓妳痛!妳比較行ㄋㄟ!

    婆:「對啊!」

    我:而且~妳自己以前說的,這是「痛運」啊!痛過去就好了!

    轉過頭去問司機:「事不過三」台語怎麼說?司機一時被我問倒了,傻笑著答不出來。

    我硬著頭皮再對婆說:妳那天手指頭痛,今兩個腳盤痛。這樣一共三個,痛完就沒有了。不會超過三個的!

    婆說:「對啦!」感覺她的心開了!

    在醫院候診。剛開始我坐著觀呼吸。幾次和婆四目相接,看她慈愛笑笑的看著我。我心裡一陣悸動~原來婆也可以這麼慈眉善目!

    回家的計程車上,婆突然說:這麼麻煩妳,還要讓妳來帶我去醫院,花這麼多時間…感覺婆很「見外」…她是很傳統的台灣女性,一向都覺得我嫁到陳家,就是陳家的人了,怎麼突然說這麼客氣的話!

    我很不習慣,連忙開玩笑說:這麼客氣?!要不然妳請我吃飯好了!

    婆開心的說:好啊!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知量的聽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誰是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