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師上線開示「如何聽話」。

    「每一句話說完都是一個結果,但我們要聽的是講話的因緣,不是結果。諸識法如幻,聽話要聽到背景。」

    比如對方說:我媽媽去了你的診所回來很開心,這是前景,不是背景。背景就是他為何開心?

    「我們都喜歡看到所愛的人開心,因為媽媽開心,兒子更開心,而溯源這樣的開心是因為你的因緣,讓我們母子很開心。」

    聽到人家一直讚美,會楞在那裡,感覺不自然不流動,就因沒聽懂對方的話。聽到歌功頌德,事實上從師的角度來聽,完全沒有聽到。

    「對方稱讚的並不是我,我不會覺得人家稱讚我,任何人稱讚我,我都沒有感覺。因為我是空,我是因緣,因緣是空。」

    稱讚只是反應對方開心,而你剛好是對方開心的來源,或者是媽媽去看了你的診,回向給兒子,兒子開心,當然回頭感謝你。

    既然對方稱讚沒什麼實在的內容,怎麼會覺得對方「有」說了什麼?!把沒什麼實在聽成「有」,表示已經貼黏了,貼黏依附在那個「有」。不管人家說什麼,我都不會覺得在說我,我只會分享你的開心不開心,如此而已。我只看到你表達開心的方式,我開心純是因為你的開心,並不是因為你的稱讚有加。

    若對方說的已經超乎事實,那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平常人講話也都不是很實在,都只是一種寒暄的方式,問候的方式,打招呼的方式。

    當有覺得對方好像是說太多了。表示你在「管」了。你的注意力可以選擇,本來就像風一樣吹過去,總不能抗拒說這時候怎麼颳這麼多風?!沒有把他的展現看成自然現象。就像突然颳起西北風來了,總不會說,這個時間怎麼颳起西北風來了!對自然現象起風做了不自然的判斷。「八風」吹不動的「八風」,是文化的不自主,你已經在動了,就失去了主體性。

    對方的不自主是因為你把他看成不自然,你將他的不自主看成身不由己的自然就自然會不迎不拒。

    問題是:你是認為他不應該在這個時間點,颳起風來。當你回答不夠自然是因為你判斷了、生起抗拒了。當你的心沒有判斷,只看做很單純的文化現象,對方只是表達近日心開的善意,若心有不開,就說得不由衷。

    稱譏譭譽沒有應該不應該,是不能控制的文化現象。臺灣人從小被父母要求說話要甜,要會「做人」、不要「得罪」人。每個人都有他表達或做人的養成方式,沒有辦法去批判的。有些人說讚語,純粹只是潤滑自己說話起承轉合的尷尬,瞭解這是一個文化現象,就沒有所謂的應該不應該。若是在教學,就可能會告知對方這是應該或不應該。但在人際往來沒有所謂對不對,除非寫批判文化的文章。

    五蓋…

    「受之有愧」還是有一個我在受,但我們是「無受」無對象;無對象的意思,不只是我沒把對方講話當對象,對方講我也是無對象,因為都只有事,只有因緣,因緣非我。當然,一般人是「有對象」的講話,「有對象」指「不自主」。但我們可以「無對象」的接。對方「有對象」來沒關係,我們儘管「無對象」的接納。

    有人說不是要由衷嗎?怎麼要我不要當真或認真聽?「當真」的意思是不要把他的話當成一個實體來接。本來就沒有一個實體,他只是傳達一個開心的態度,傳達「明或無明」。禮多人不怪,但你卻覺得不必這樣或不用這樣,這叫干預因緣。

    五蓋的背後是無明,是注意力不當。沒有(如理作意)根本作意才會有生五蓋,五蓋不會無端生出來,從十二緣起來看,一定來自於沒有「明觸」,在觸受之間不經意就生。

    只要看到自己注意力不當就好,這樣比較直接,不用分析自己落入五蓋的「欲貪蓋」。注意力都是放在因緣,就像一開始講的,不要去聽「果」,要聽因緣,聽因緣就只聽到「明或無明」。「欲貪蓋」不是罩門,一般人分析因緣會歸因於自己「欲貪蓋」的罩門,問錯因緣就是沒有對準上游源頭。唯一的對焦是「無明」,不是「欲貪蓋」。一般人把人家的話都當成上游在聽,都沒有在聽背景,講這句話背後的起心動念是什麼?其實起心動念很單純,只是很多人在起心動念跟講出來的話是無法控制的,很多人對人家兇或對人家好,都不是他能自主的,就像有人失控發脾氣,只因他身處在無明。

    若是看到有人發脾氣,你的反應是:

    「你怎麼對我發脾氣?!」「怎麼可以對我發脾氣。」「你有什麼資格對我發脾氣」,立馬就槓上有對立了,這就是看結果。

    若是看因緣,就可能會主動關切:「你心情不太好喔?!」不需要說,「心情不好,不要發洩在我身上」,除非是教學需要或同修梵行的切磋,一般人不需要這樣。

    六根知量就是不要取結果的相,取到結果的相就輪迴了。

    一般人都在結果上反應,叫做刺激反應一直輪迴,所以一個境界出現,已經是個結果,若不去看現象的源頭,卻處理下游現象,是處理不完的。因為源頭不是對方能控制的,對方一直稱讚你,不是他能自主的,他不稱讚可能會壓抑得說不出話來,沒有出口反而難過。就像有人辱罵你也不是他要的,是他不能自主。

    隨時隨地都看到對方的需要,就是「明」。

    這個世間有大部分人是冷漠,好不容易能遇見一位醫生可信賴,而且很親切,這是難得的。看到他真正的需要,就單純幫他安心,想要跟你流動,因為對方不知你的需求,當然只是用讚美。

    歸零才能重生,不管做了再多的壞事,都要歸零。

    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法」地的「法」一開始就已經是依循自然,「法的語言」意思就是讓自己自然一點,如同指月之指,就像GPS導航儀;不能說不要導航儀,氣象變化大,容易迷航的。減少迷路的方法,就是說出你我他嚮往的路徑,歌詠出什麼是最美麗的東西。

    很多人都有「我語取」,執著自己的語言邏輯與思考模式,又愛「量」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愛拿自己的尺寸去「量」別人的尺寸,嗜欲深者很難理解別人沒有嗜欲。要學習入別人的心,要放掉自己,下手處就是多聞思,每個當下多問「法」,多問師的所說所想所做是什麼?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主體性匱乏的因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痛運:痛過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