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那天在醫院等待媽篩檢及恢復時,看這本書:《死過一次才學會愛 Dying to be me》,這兩天又繼續再看,不只因為作者Anita的一些生命經驗讓我心有悽悽焉(她從小也被許多宗教或文化的「禁戒」所困擾,甚至小小年紀就因此失眠),更是因為Anita這非常非常特別的親身體驗,彷彿在見證我這些年所學!

    比如《如實接受》,Anita是這麼說的:

    -       一旦發現負面情緒爬上心頭時,最好的處理方式是不帶偏見的接納它,讓它流動。如果想壓抑或強迫自己改變當下的感受,它只會更用力地擺盪回來。靜靜地讓負面情緒穿過,不帶一絲偏見,它就會自動離開。

    《做最真的自己》

    -       我從小就被灌輸身為女人應該順從、女人的主要角色就是扮演好賢妻良母。而我從未符合此項標準,所以一直都在批判、譴責自己。但是在瀕死經驗之後,我了解到這些都是人為的社會標準。

    -       現在我了解到,想要找到真正的喜樂與幸福,就一定要愛自己,要往內尋找,追隨內心的聲音,做會讓自己快樂的事。

    -       我們每個人都像巨大織錦上的一條經緯線,交織出五顏六色的複雜圖案。雖然我們只是一條線,卻對最後完成的圖案不可或缺。在我們選擇要不要做自己的時候,也影響著彼此的生命。我們對其他人唯一的義務,也是我們唯一的目標,就是表達自己的獨特性,同時允許其他人也這麼做。

    -       只要我們能鼓勵彼此表達真實的自己,就可以成為充滿愛的存在,各自為世界貢獻自己的獨特性。世間的問題與衝突都是源自於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而無法展現內在的美麗。我們製造了許多偏見來定議「完美」,導致了懷疑和競爭。因為我們覺得自己不夠好,只好忙得團團轉。但只要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美好,對自己有信心,就能夠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獨特本質,並用一種反映出自我關愛的方式呈現出來。

    《打坐》

    -       當壓力、焦慮、不快樂等負面情緒來襲時,我會先處理內在問題,一個人安靜地坐下來,或到大自然裏散散步,或是聽音樂,直到在心裏找到一個平靜又安詳的中心位置。

    -       有時候,在諸事纏身有待馬上解決的當下,要暫時放下一切回到中心位置,看來好像浪費時間,但是如果只處理表面問題,反而會欲速則不達。

    -       一旦我不理會別人的想法,暫時停下腳步回到中心位置,就能與整體連結,感受到平靜與快樂,不只許多巨大的絆腳石都會自動消失,思緒也特別清明,許多挑戰都能迎刃而解。〈難怪一止遇了什麼事就會去打坐〉

    -       我發現這是我處理人生難題最有效的方式,比起只處理外在更為有用。這是瀕死經驗帶給我的直接影響。當我知道我也是宇宙織錦的一份子時,只要注視自己的內心,就能觸碰到整個宇宙。〈這就是「世間盡在眼底」吧?〉

    《疾病和療癒》

    -       我的經驗也使我深深相信,每個人都有自我療癒與助人療癒的能力。當我們觸碰到內在浩瀚無邊的整體時,疾病就會離開身體。〈這是否應該歸類在《喜禪支》?〉

    《生命的價值》

    -       以前的我,忙著做事、追求、尋找與達成目標。恐懼推動著我的人生──我怕得罪別人、怕失敗、怕變得自私,當然也怕自己不夠好。在我心裏,我永遠不及格。

    -       現在,我不再求任何目標,我回來的唯一目的就是存在。所以我做的每件事都是出於愛,我再也不擔心做錯事。我聆聽內心的聲音,因為我知道這樣就絕對不會出錯。諷刺的是,這麼做比過去更能讓別人開心,因為現在的我更開心、更無拘無束。

    -       這世界在我眼中已不再真實:我難以理解,為什麼大家把金錢與理財等世俗的一切看得如此嚴重,明明身邊就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可以欣賞和感激。而今,我對工作與處事的要求已經和過去不一樣了,對我來說,人生與時間比金錢更珍貴。

    《對人性的相信》

    -       這世界的問題並非源自對別人的偏見或怨恨,而是對自己的偏見或怨恨。以我的療癒來說,關鍵在於對自己的無條件的愛消除了恐懼。

    -       邪惡只是恐懼的產物,就像我的癌症一樣。犯罪的人也是自我設限、恐懼和痛苦的受害者。會犯下暴行的人,心中必定充滿了困惑、挫折與痛苦,而且憎恨自己。一個有機會發揮自我又快樂的人,絕對不會做出傷害的事情。

    -       犯罪的人(在情緒上)一定生了病,才會做出那麼殘忍的事──像是得了另一種癌症。珍惜自我的人,心中充滿了喜樂,他們的會無條件地散播他們的愛。

    -       我已無法再用「我們(受害者)」和「他們(加害者)」的二分法來看待這個世界。沒有所謂的「他們,只有「我們」。我們都是一體的,而這個「整體」是我們透過自己的思想、行為與信念所創造出來的。

    《死亡》

    -       我對死亡的看法,當然也異於他人了,所以我很難為逝去的親友哀悼。悲傷當然會,這是因為我會想念他們,但是我不再感到哀痛,因為我知道他們只是去了另一個國度,而且他們非常快樂!那個地方再也沒有悲傷。此外,我也知道死亡是一件完美的事,就跟所有的事物一樣,會恰如其份地編進偉大的織錦裏。

    這些天,身心都流洩著這書的內容,感覺Anita藉著她非比尋常的瀕死經驗,把從前聽聞的開示裏一些我至今無法體會的東西,更具體的詮釋出來。然後,看到客廳媽正在看的《大愛台》,幾位師姊正「整齊劃一」的比著手語唱著歌,對比著書上說的「讓每個人的主體性/獨特性發揮出來」,我心裏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不過,也立刻學習Anita的體會來化解這個相:

    儘管我看到了這般「世界更美好」的願景,但我不覺得有必要去改變任何人,否則那就意味著我評斷他們是錯的。事實上,在這個時間點上,萬事萬物都在自己應該佇留的位置上。我知道我唯一的工作就是──好好做自己,也就是成為愛。

    也在薰習了Anita的「因緣觀」之後,對於近日想做但又覺得有點勉強的事情,就知道怎麼決定了,因為明白了「因緣甚深,不需強求,真有緣就自然會再聚」。

    今天一早就把定課量完成了。雖然大嗓門的阿姨來,我在客廳都聽得很清楚她在廚房跟媽說話的聲音,但Anita的分享,讓我對打坐更尊敬,也就更專心尋伺了。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爛漫」是什麼意思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回不去的折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