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林玉山(1907~2004)是台灣畫壇的前輩畫家,成名於日治時期,1935年,二度赴日深造,與陳進、郭雪湖並列為「台展三少年」。

    日治末期某日,林玉山見十餘名軍伕牽著民間徵調之馬匹,馬背上綁著日本國旗,名之為「獻馬」,林返家後,心有所感,創作成四屏聯作「獻馬圖」。

    林玉山以畫作,真實記錄著戰爭末期徵集民間物資的實況,這也是他唯一以馬為主題的畫作。

    「獻馬圖」原完成於1943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後,畫壇風聲鶴唳,人人自危,林玉山為避免波及,將原作上的日本國旗改畫為中華民國國旗,並塵封藏匿近60年,使致畫作右邊兩屏因蟲蛀潮濕而損壞。

    1999年,林玉山將「獻馬圖」捐贈高美館,林憑記憶補修重畫,並為重現歷史,恢復原始畫作上日本國旗的面貌,使得同一畫作裡呈現出兩個不同時空,畫面左側為原始舊作,右側為經歷六十年後的補修,原畫與補畫並列,或許有些不協調,但也記憶了此畫作的歷史意義,更記憶著台灣畫壇曾有的斑斑血跡。

    會注意到林玉山的「獻馬圖」,是因為謝里法最近的一本新書《變色的年代》,謝里法以此畫作為本書的封面。

    透過謝里法幾十年前與前輩畫家們的訪談記錄,謝在《變色的年代》裡,書寫著從1945年到1947年二二八爆發前的台灣藝壇,台灣的前輩畫家李石樵、郭雪湖、楊三郎、顏水龍、李超然,大陸來台的木刻版畫家朱鳴岡、黃榮燦、麥非等,在書中一一登場,然後,政治陰影悄然掩至,台灣藝壇變色,卻又是突然消失,藝術家們消失噤聲,無人敢問敢言,在短短的一年四個月中。 

    會注意到林玉山的「獻馬圖」,是因為永康公園北側入口處,有塊石碑,上面刻著「福住台灣」,正是林玉山所題,這是1998年公園整建完工的紀念。

    慚愧的是,在沒有詳細端倪這塊石碑之前,在沒有閱讀他的生平之前,我從來不知道林玉山是台灣的代表畫家之一,更從來不知道他一直在我家附近。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探視女監吳淑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爛漫」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