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點半,跟Sarah約在中心。五、六月,我們幾乎沒有見面,因為師回來台灣期間我很忙,後來,她又去美國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

    先坐下來,聊聊近況。她告訴我說,前陣子,她也有去兩個有比較多外國人的地方學靜坐,能夠跟背景相似的人,用英文交流,分享自己的練習和體驗,感覺很不錯,她說:「他們的打坐方式比較強調techniques(技巧),妳的方式比較是運用metaphors(意象),切入點很不一樣。」

    我說:「切入點很多,重要的是,如何將練習融入生活。」

    她:「對啊,不過,我每次只要一踏入(聖脈)這個空間,就覺得被愛了,好像,這是很多人在這裡一起累積的能量。還有,我很欣賞你們和親教師之間的關係。在別的地方,上師給人的感覺,是放在高台上的偶像,你們的親教師,感覺很平易近人(down-to-earth),雖然我只見過他一次,不過,我可以從你們的練習中,還有你們敘述的和親教師的關係裡,感覺,他很尊重你們每一個人的主體性(autonomy),即使我本身沒有和他有直接的關係,我也感覺得到。」

    她說她今天早上已經有打坐過了,我說,那我們從動態的練習開始吧。(最近在編<五禪支>的講義,發現,每個引領的步驟中,都有尋有伺。尋,就是所說所想所做的注意力屈伸。伺,是注意力落點的反覆校正。)

    從俯身貼地的姿勢出發(尋):允許身體微微的動,感覺關節裡有空間,讓身體保持空間感。

    (伺)身體有空間感,能量就開始流動,呼吸就開始流動。光是這個流動感,就可以讓人感覺到全身是一個,我就是呼吸!

    貼地的姿勢,幫助我們想起自己和大地的連結(尋):每個呼吸,都是身體和地心引力在對話。呼吸,就是大地和身體的共舞。

    (伺)注意力放在呼吸和大地,身心的重量都下沉了,感覺放,感覺放心。

    接著,保持跪地,讓脊椎慢慢直立起來(尋):在新的姿勢裡,找尋脊椎的垂直性,脊椎像是從下半身的土壤中,長出來的一株植物。根入土壤,頭頂向陽。

    (伺)下半身很穩,上半身很輕,坐姿一點都不費力,而且,靈動,有生命力。

    ...

    整個過程,就是一直去尋注意力安放的點,然後,確認我們有感覺到那個落點,在那個落點上反覆微調,就好像我們一起旅行,然後,在路途上反覆確認我們的路徑、方向,讓汽油(能量的燃料)用得很精準。難怪,五禪支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導航系統!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欠管」的臺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低價位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