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鼎泰豐附近攔輛計程車,在車內,我問著司機「你在鼎泰豐前面排班嗎?」

    「那敢啊!我昨天停在XX,等看看有沒有客人,才被警察開單。」

    警察用什麼名目開單?

    「警察會寫上道路名稱,註明東往西,還是西往東,然後,就看要寫什麼」,「他如果寫『臨停』,300塊,寫『紅線臨停』,就900塊。」

    司機還找出昨天被開的單據給我看,以示證明,那張罰單上面寫的是「紅線臨停」。

    「現在跑車,一天下來,扣掉油錢,差不多賺個一千多,警察開張單,就去了了(台語)。」

    我順勢問,「知道上星期五跟中國簽『兩岸投資貿易協議』?」

    「知囉!廣播有說」,「現在台灣時機不好,失業的人很多都來開計程車,大家都要分,越分就越少,我是年歲大,找不到其他的工作,開開計程車就算了,少年的就慘了,現在政府又開放,讓中國人來搶台灣人的工作....」

    聽司機說得頭頭是道,感覺他還蠻開朗的,我在他的話語中加點資訊,「不只是搶台灣人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們可以合法移民,只要900萬就可以攜家帶眷來台灣定居,多一家中國店,就少一家台灣店」,然後,再加一句,「我們可以罷免,罷免是我們的權利。」

    「對啊!對啊!我太太也這樣說,那一天要罷免,我們一定要簽署,不然,少年人真正會害!」

    說到這裡,醫院門口到了,感覺是個美麗的句點,我歡喜的跟他道別。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寫完日記歸零重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風的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