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跟920的學生約會,來了八位女生一位男生,連賢賢班導也一起來,「導師聽說我們要跟歷史老師約會,她就說她也要來」,蠻高興的,有機會跟老同事見面。

    行程依舊,借公園裡的二二八紀念館,我帶他們認識台灣這段傷痛的歷史,下午回聖脈,在六樓,大家或躺或坐,我跟他們聊性教育。

    我從對身體有感覺開始談起,我不需要談陰道、陰蒂之類,那是他們很陌生的部份,我直接用「壓力來時,你用身體的那一個部位來承受壓力?」,然後提示,「有人會頭痛、有人會肩膀緊、有人會胃腸不舒服、開始拉肚子,有人會想要大吃大喝,有人相反的是吃不下東西,沒有胃口....」,他們都很有感覺。

    有女生說「男生的陰莖很噁心」,我用「認識身體」來切入,「認識自己的身體,也認識對方的身體」,延伸到我們的文化有很多約束捆綁,「我們的文化不會讓我們認識自己、尊重自己,我們的文化甚至會讓我們不接受自己」,最明顯的痕跡在台灣法律,再穿插著兩個民法案例,《嫌夫「太長」拒同房 法院不准》【2009.10.01蘋果】、《老農夫妻鬧離婚 法官勸「珍惜緣分」不准》【2013.05.24蘋果】,再做個小小的整理「民法規定『夫妻有履行同居義務』,解說法律管制你的婚姻,不尊重當事人的身體,也不尊重當事人的選擇。」

    十五歲的女生,大部分對異性好奇,但是,他們只能從電視電影或A片,再加上同儕間的討論來認識男生,我問他們「為什麼想交男朋友?」「找人作伴」,大膽一點的就講「有人可以跟我做這件事。」

    在哄堂大笑中,我澄清著「其實,男生跟女生交男女朋友,目的都一樣,想要有個交心談心的對象,最重要的是彼此心很靠近,希望有個靈魂的伴侶」,講到這裡,他們都聽得很專心,因為觸動他們內心真正的需求。倒是人群中的唯一男生,已經躲在後面躺在地上,我問著「他還好嗎?會不會有點小尷尬?」「老師,繼續,不用理他,把他算成女的。」

    我繼續澄清,「我們的文化教育都讓大家誤會了,女生對男生的印象是『猴急、獸性、會很想做那件事』,男生對自己的認識,也以為是這樣,不知道我們真正想要找的是心靈相契的伴侶,就會很在意陰莖的長短大小,在意做愛的技巧能力。」

    再用最近新聞話題「土國色男」為案例,新聞媒體的報導重點是「性器官的尺寸」、「29段性愛光碟的細節」,法院以「被告與女子見面、認識之目的,似僅意在與對方發生性交行為,並非以培養感情為目的」,判決「羈押」。司法單位片面採取單方資料,就當做犯罪證據,完全不談「雙方自由意願」,檢警把個人資訊公開透露給新聞媒體,誤導輿論,製造社會壓力,完全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完全「侵犯人權」。

    然後,再連接上午的二二八導覽,「台灣司法有給人信心嗎?我們政府有行政中立嗎?看到警察對民眾施暴你可以毫無恐懼嗎?你覺得二二八真的已經過去了嗎?」

    台灣的社會不尊重人權,台灣的法律不尊重人權,台灣的司法人員不知道什麼是人權,台灣的兩性教育從來不談身心真正的需求,不談真正的人性,都一樣的啊!他們彷彿若有所會,整場氣氛有些沈靜的時候,我把話峰一轉,「愛情裡面,什麼是最重要的?」

    空氣鬆開了,「老師喔~~!」

    我也自嘲的笑,「是啊!這個老師都會丟一些問題,讓你們想一想。」

    不過,這個問題還是很有吸引力,他們繼續追問,「什麼最重要?」

    我沒有回答,想留給他們自己去想,當作下次聚會的話題,一方面時間也晚,該趕他們回去了,我邀請班導賢賢老師幫我結尾。

    賢賢老師很坦白的說,「下次,要邀更多同學來談這個題目,今天這個題目真的很重要,我沒有能力跟你們講,很高興淑芬老師可以開誠布公的跟你們談。」

    在台灣,從過去到現在,無數的世代,被傳統的無知愚昧所束縛,婚姻是兩性關係最明顯的寫照,賢賢老師說句語重心長的話,「我們這一代已經走了很多冤枉路,真的不能讓他們繼續再走冤枉路了」,這是我們親眼見證親身經歷,也是我們對新世代最深的期許。

    結束前,問問他們的想法,要不要給老師一點回饋?

    「社會已經很開放了,卻沒有人跟我們談這個話題,你是第一個,而且,從來不知道這是可以連在一起看的(尊重個人、兩性關係、司法環境),今天學到很多。」

    這段時間,把握機會,跟同學一次次的談性教育,今天應該是最後一次機會,感覺自己在表達論述上更清楚,在主題的銜接上更完整;如果「以靈魂立約」是性教育的終點,彷彿我又更靠近了。

    過往,畢業就是失聯,拜現代科技之賜,我可以用臉書跟同學聯繫,趁八月份之前,安排一些相聚活動(八月份,高中開始有暑輔,新的生活節奏、新的人際關係會吸引著他們的注意力,大家各有各的計畫,想要有些安排,就很困難了)。


    兩性關係 / 教育現場

       

上一篇: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寫完日記歸零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