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不經意的碰撞》,一逸描述得很生動,彷彿我也在現場。

    宥娟坤山:「你可以接受剛才的我嗎?」「妳在等我的答案嗎?」兩人同樣的對話往返了幾次,幾度看見宥娟闔眼觀息,坤山說:「剛剛法談身受心法,能否感受身念住?

    --- 坤山用問句來取代說教。但有時候,問的臉部表情嚴肅起來,會讓人產生對立和不舒服的感覺。

    感覺宥娟更苦了,我在一旁迴向寂靜,沒有說話。宥娟慢慢恢復,告訴坤山:「剛才我是七歲的小女孩,像個做錯事的小孩,我不想造成別人的不舒服….我很需要別人幫助我…」。

    --- 此時,一逸如果更有能量,是可流動彼此的。宥娟稍沈澱後,連結到的是對自己的成見。不是法,不是師隨念。「當下的心」不對,「人我相」是走不出來的!宥娟再度陷入「分析過去」的輪迴,這個點轉折得有點可惜!

    「不用說什麼話,安靜下來,我會跟著安靜下來,問坤山那句話時,坤山回答可以接受剛才的我,我就會好起來….其實我只是在求救…」

    --- 宥娟說:「我就會好起來…。」其實,好起來是假相,宥娟在「要」坤山給糖吃,「要」坤山的接受。這是苦因!

    不管坤山有無接受,宥娟都要有能力,回到法,走出來。求救,要醒過來,不是還在要,有所求。不回到法,就會抓錯浮木,餵養習氣

    此時倘直接呼喚宥娟回到法,回到師隨念:「你比你想的更好(you are better than you think)」,直接就可呼喚出信心。宥娟需要的不是坤山接受她走不出的過去,宥娟需要的是坤山直接呼喚出宥娟對自己的信心。

    坤山宥娟說:「謝謝妳,讓我知道該怎麼和女兒相處…」

    一逸回應:「過去我也是這樣,遇到嚴厲的臉孔,心門就關起,回到小時候的自己,這也是為什麼要做和我哥哥的功課….」

    --- 嗯,看來,宥娟又要到她想要的。習氣再給餵養了一次!

    週二小組討論,我們提到「已生已滅(過去已經過去),生滅滅已」,《重生就歸零》,勝過所有心理諮商的知見,「過去的相,也許不變,但現在的喜樂,會消融、滋養過去。過去根本不用去分析的!只管當下、現在的心,心對了,過去都是滋養!(相+心=想,心對了,就是主動的想;心不對,就被動了!)唯一要做的是回到法,師隨念(是心是佛,是心作佛),直心行去,那才是真正的療癒。」此時的喜樂,來自於習氣遠離,不是來自於滿足了我的要!

    七歲的小女孩早已死亡,唯一能活的是剔骨還父、割肉還母的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看到,師在我們之間,才會有真摯的交流,才可能作最真的自己。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從畏戰到為何而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跟應屆國中畢業生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