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空軍政戰少將退伍的花蓮縣民政處長周傑民,在歡送新兵入伍時的「兩岸必然統一」論調,引起了軒然大波,有人說這是個人失言,但我覺得將軍其實說出了大部分軍人的心裡話,包括我在內。

    我官校畢業於198011月,如果我希望在軍中服役滿20年,有月退俸可領,那麼退休的時間應該落在2000年的11月。後來,服役條例做了些修正,確認軍校7年可折抵9個月的役期,於是我提早在20002月退休。以上,是我對外的解釋,我對我的家人、我的同事,都如此表示。

    不過,提早離開軍中的真正原因不是這個,而是1996年的台海導彈危機。當時,箭在弦上、戰爭一觸即發,我的心中有恐懼,不想戰死沙場。部隊以男性佔絕大多數,特別是作戰部隊,幾乎清一色的男性,但男人不會輕易說出自己害怕,男人比較會假裝勇敢。我們沒看過敵人,我們只知道對方的人數跟武器都很多,我們心裡面畏戰,但我們不敢說。

    很多人跟將軍有著同樣的想法,在兩時代沒人敢說,因為說了就要殺頭的,而將軍今天之所以敢說,是因為他看出三軍統帥總統的心裡也這麼想。他發現:國民黨政權正積極為統一鋪路,軍事將領們不想為台灣獨立流一滴血,大家只在意統一的過程裡,自己可以在兩岸協議裡卡到什麼有利的位子、撈到多少油水。

    以前,要戰士上戰場的理由很多,但多是漢賊不兩立、幫派爭地盤式的叫陣,沒有一個理由是為了捍衛人權與自由。沒有人知道唯有捍衛人權與自由,才有可能克服自己內心的恐懼,展現浩然正氣,讓敵人聞風喪膽。我們當時不懂這些,難怪坦克車可以開上天安門廣場,槍桿子可以朝內,子彈可以穿透人民的胸膛。

    心中沒有普世價值,很容易就畏戰、高唱失敗主義,很容易就像諸多退役將領一樣,一發現時局不對,就西瓜偎大邊,低頭向勢力強大的敵方輸誠而這一切,正是國共內戰時期,國民黨部隊集體叛變的翻版。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不經意的碰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