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個月初,中共中央國債登記結算公司,為杜绝「空手套白狼」利益輸送的套利模式,全面推進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券款對付(DVP)結算方式。

    銀行流動性管理出了大紕漏,熱衷期限套利,繞開了貸款規模限制,規避利率管制,造成了短期借來的錢,被投入到長期資產中,出現嚴重的期限錯配,而因為貨幣乘數效應,長期資產又沒有足夠對應貨幣存放在各大銀行,弱化了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於是

    錢,從來沒有這麼貴過。

    620日上海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Shibor)飆升,達到歷史最高點13.44%。七天利率上升292個基點達到11.00%,短期貨幣市場利率一度上躥到25%,舉世震驚!在恐慌,謠言和絕望中,銀行間交易市場的20日這一天,大筆資金以黑市的高利率借入,對很多銀行交易員來說,這意味著過往積累的暴利可能已經灰飛煙滅。

    銀行資金規避利率管制,拿顧客的短期存款玩錢生錢」、空轉套利的貪婪遊戲,這次金融危機是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採取收緊貨幣的措施,以突襲的方式主動引爆,淡定的主動性調控市場,我們不妨稱之為防空演習。

    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機的最頂峰時期,倫敦銀行間拆借利率(Libor)也僅僅達到6.88%的歷史高位,目前發生在中國的「錢荒」,是一場不折不扣的金融危機,揭示了市場信心的徹底崩潰,中國當局雖然沒有明確表示緊縮,但卻拒絕解決現金緊張問題。銀行間拆借利率太高,銀行在放貸時勢必把高利率轉嫁給客戶,實際就相當於緊縮銀根,這將給中國趨緩的經濟帶來更多壓力,中國銀行業「錢荒」影響更擴大

    這場「錢荒」是從66日開始,那天代表中國基準利率的上海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Shibor)開始突然飆升,隔夜利率從6日的5.98%飆升到8.29%,七天利率則升至6.66%

    早盤,各大商業銀行的同業市場交易部門開始以10%以上的利率吸納存款,於是11點公佈的隔夜利率和七天利率雙雙超過10%——創歷史新高。短期資金近乎枯竭,場內場外的資金販子們開始通過各種管道借錢,如同泥牛入海。中午11點左右,隔夜同業利率一度在25%的位置成交,而隔夜回購利率(repo)更一度達到30%「無異把高利貸直接搬到同業市場了!

    與資金緊張相對應的是銀行間債券市場價格暴跌,國債、央票收益率急升,交易所部分企業債跌幅超過1%。一位銀行交易員對《華爾街日報》說,多數機構早上只有一個任務:平倉。連中小投資者都開始用閒置資金參與國債逆回購——有的品種年收益已經突破20%

    利率之高,嚇到了所有參與者,託管銀行不願輕易結算。大額交易延遲,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券款對付DVP: Delivery Versus Payment)交易延遲,最後交易系統再次延遲半小時關閉,給銀行提供時間找錢——這已經是一個月來的第三次。券款對付指債券交易達成後,在雙方指定的結算日,債券和資金同步進行相對交收並互為交割條件的一種結算方式。通俗地說,是指在銀行間債券交易市場,採用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結算方式。券款對付在結算環節,需要自己出資;賣出債券時,需要有券賣出。丙類戶「空手套白狼」利益輸送的套利模式,隨之被切斷。

    20天的金融防空演習落幕了,金融危機並未消解。五年來,中國為了確保自經濟數據好看,啓動了4萬億的投資計畫,逼得地方政府不顧一切地舉債,更糟糕的是他們拿到的錢,大肆進行金融炒作,並未投向實體經濟,繼續推高整個經濟的槓桿率,大大增加金融風險,中國整體信貸占GDP的比重從120%升至約205%

    這個國家屬於紅二代權貴一族,不屬於工農大眾,實體經濟萎縮的大勢只會越陷越深,國內通脹上升的壓力只會越來越大,中央政府應急的收緊銀根,只會讓人民幣短期內更加堅挺,並不能增強市場對人民幣未來幣值的信心,目前的緊縮貨幣只會加劇資本外逃,此時利用人民幣匯率堅挺加速轉移財富,應是裸官們最佳的選擇。最後央行只能增加貨幣供給,讓惡性通脹的風險大增,同時也增加人民幣匯率崩盤的風險。


    延伸閱讀: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3120.html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5820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家家一起寫台灣現代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超速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