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看了一部3年前在臺灣上過院線的電影「沒有男人,女人更美(Women Without Men)」,是伊朗女藝術家詩琳‧娜夏特(Shirin Neshat)首次掌鏡導演的。

    影片故事背景是1953年英美為了已經掌控50年以上的石油利益(特別是「英伊油公司APOC/AIOC」的特許經營權),由美國情報單位CIA與英國「軍情六局」(MI6)策動政變,粗暴地推翻中東全民英雄首相摩薩德Dr. Mossadegh)法律博士主持的伊朗民選政府,推擁親美英財團的巴勒維國王上台,從此長達26年的專權統治,影片控訴美英兩國強權從伊朗國家偷走了民主。

    片中四位女子在父權獨大的中東社會中,生命遭受壓抑、貶低。一位困在不幸婚姻、與先生有性無愛50歲女人、一名年輕的應召女郎、一個試圖掙脫傳統束縛的新女性,以及一心只想嫁做人婦的女子,四位際遇殊異的女性,在伊朗混亂的時局中找到了彼此,也找到了自由、慰藉、陪伴與依靠。這是她們試圖追尋自由的故事

    一開始,是嚮往與外面世界連結,不斷用收音機收聽政局演變的新女性穆妮絲(Munes),她不接受哥哥阿米汗(Amir Khan)安排相親的賣身婚姻,斷然從樓頂縱身一躍而下,讓象徵父權的哥哥無法再控制她。

    穆妮絲的哥哥是保守女子佛耶舍(Faezeh) 夢寐以求的情人,原本佛耶舍是只想走宗教傳統路徑的舊時代女性,她在好友穆妮絲的家中聽到了「入土不安」的穆妮絲喊著:「我不能呼吸!」而將穆妮絲挖出。佛耶舍在跟著穆妮絲的途中,遭人強暴。穆妮絲帶領她到將軍夫人法可莉(Fakhri)所購買的莊園,在沒有男人的莊園中,她漸漸獲得自在與信心。因此當已婚的穆妮絲的哥哥再來向她求婚時,她斷然拒絕了。

    將軍夫人法可莉是四位女性中社經地位最高的,她會寫詩也會唱歌,原本是才華洋溢的才女,卻嫁了睥睨一切、視女人如無物的將軍。夫人有幸脫離丈夫,又有辦法買下莊園自己生活,也有愛心收留走投無路、瘦骨嶙峋的妓女薩琳(Zarin)和遭兩人輪暴的佛耶舍。但她還是將希望放在另一位曾留洋的舊男友身上,只有當他稱讚肯定夫人時,夫人臉上才會綻放光彩。但當夫人看到他挽著未婚妻前來時,她落寞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一生飽受蹂躪,即使來到夫人伊甸園般的家,也仍默默無聲,且常常臥病的妓女薩琳象徵的是最底層的人,雖然她斷然離開妓女院,努力用水洗淨身體,但她依然無法擺脫社會的重壓。尤其是當政變後,象徵父權極致的軍人衝入了莊園,破壞了派對的和諧,也就是薩琳離世的時候,連將軍夫人也無法救她。

    最後只有曾喊著「我需要呼吸」和「我渴,我要喝水」的穆妮絲佛耶舍走出了父權的桎梏。雖然離開莊園的佛耶舍前途未卜,參加左派反抗軍的穆妮絲也為左右兩派的殘殺而痛哭。但至少不是靠伊甸園的保護,而是敢於質疑強權,敢於「向父權說不」的這兩人,比較有機會尋求到她們所嚮往的自由。

    穆妮絲說:「死亡不難,難的是對死亡的想像,似乎我們在找尋的是通往新道路新樣貌的自由。 "Death is not difficult. It is imagining it that is difficult. It seems that what we were all looking for, was finding a new shape, a new way towards freedom."


    延伸閱讀:本片榮獲2010年威尼斯銀獅獎最佳導演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臺灣人民嫁給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歌手你不能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