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坤山前晚提到,師關於「對象」的開示使他茅塞頓開,從他的神情還有同修的分享中,真的看見他的改變!其實,師的話,也讓我茅塞頓開,看見自己忙起來還是會把身體當對象──當成方便我做事的工具,對它有所求。 

    早上醒來,睜開眼,注意力先被肩膀的疼痛給拉去,感覺很沉。發現到了,立刻重新對焦,感覺把整個身體都交給地心引力。痛還在,但不再有引力。 

    這兩天做定課時,因為疼痛,就跳過倒立動作,發現,看似身體在做主,但身體又是依著地心引力的現實,以及心的意向在對焦。只要內心有一點點不接受現狀,就會誤導並且浪費身體的能量。先接受了現狀,身體細胞就會很有智慧地從善如流 

    師開示:在禪修中,我們用最細小的單位來鍛鍊:一個念頭,一個感受,一個呼吸,都不要對象化。不迎不拒。不以雜念為對象,叫「不著心」;不以淨念為對象,叫「不著淨」。日常生活中的鍛鍊,從細小到粗大、各式各樣、往往教人措手不及的。所以,日常定課的基礎,才那麼重要。 

    為了<性.愛教育4.0>的籌備,師陸續寄來一些文章,同修們也陸續分享他們自己在性教育上面的體驗,提供了很多豐富的內容。不過,感覺需要更主動把觸角延伸出去,今天開始製作線上問卷,分成給青少年成人、還有外國人的三種。希望透過這些問卷,可以收集到更多的資訊。晚上陸續寄給了一些人,目前收到的回應還不多,會一面做、一面調整、修改。 

    最近,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消息接二連三──淡江大橋的環評過了,政府在蘭嶼動工蓋一個新的水泥廠、苑裡有人因為風車一直被銬上手銬、<水保法>要被修成汙染水源地法,溫泉法要幫助非法業者就地合法,<電信法>要變身警總復活法,<兩岸服務業協定>要引解放軍全面入關...,感覺台灣正在以失控的速度變化中。台灣社會要如何聚集足夠的反抗力量呢? 

    早上看到了一則土耳其的新聞,一位男子發起了一個行動,他只是靜靜地站著,面朝披掛著國旗和國父的文化中心。其他人,也加入了,只是站著。警察一開始不知如何處理,這算不算示威?他們算不算恐怖份子?後來他們雖然被抓了,但其他人自發性地,一個一個,前仆後繼,安靜地站出來,本身就是一個很有力的相!

    也看到巴西朋友轉寄一個影片,那是週二晚上,巴西利亞的群眾同聲念出宣言,他們唸到:「我們會持續運動,因為,這場戰鬥遠遠超過(公車票價)這件事,我們不會放棄,直到一百萬人站出來了,兩百萬人站出來了,三百萬人站出來了,兩千萬人站出來了!在此,告訴他們,絕不能這樣處理我們的錢,我們的健康,和我們的教育!!明天我們會更壯大,明天我們會更壯大,明天我們會更壯大。」感覺整個巴西從沉睡中醒來了!

    延伸閱讀:美國之聲(VOA)對土耳其的報導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我是不是也被洗腦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牙膏對牙齒保健沒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