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午,因為台北公司位置偏僻,習慣性開車出去用餐。今天總經理不在,中國區業務主管又回來,大夥尊重他的意見,就去東湖地區用餐。一行十人停完車,大熱天在街上卻找不到合適的餐廳,突然一家餐廳的老闆娘出來攔人,他們就傻呼呼地進去了。我跟在後面,看到大家進這家餐廳覺得奇怪,剛剛大家還在議論鬍鬚張魯肉飯,覺得太貴,怎麼會進這家一看就是高級的餐廳。

    台灣人社會長期以來受到威權體制的洗禮,據學者們的說法,得了嚴重的「集體不思考病」。只要在團隊裡面,很多人就跟著大家瞎起哄,要不然就噤聲不語,這情形就好像我們的社會現象,幾手所有的人都是跟著政府給的方向走,不然就是跟著媒體瞎起哄,完全沒有獨立自主的思考能力。

    接下來的點菜、用餐、付帳,都是循著同樣的社會模式走,也不見大家有什麼意見,雖然我很確定大多數人是省到連150元一餐都覺得貴,但是在「集體不思考」的病灶下,每個人花了500元,也沒人敢吭一聲。

    席間聽到同事間有人提到酒駕拒絕酒測的事例,大家都知道酒駕只要拒絕酒測,就罰9萬元。但不會有刑事責任。我們的內政部長李鴻源也只能在媒體大聲罵這些不接受酒測的人懦弱。問題是很多人不覺得這樣的制度不合理,或者是即使覺得不合理,也不能怎麼樣。然後就任由政府官吏、法官、檢察官在那兒高談闊論,好像都沒他們的事兒。該做的事不做,不該說的話卻說了一大堆。

    不相信看看《聯合報》新聞網的重要新聞:

    『警政署統計,酒駕新制執法三天,取締酒駕違規900件,614件依公共危險罪嫌送辦,拒絕酒測76件,寧繳罰款以逃避刑責。

    內政部長李鴻源昨天表示,拒測已成為酒駕新制的漏洞,警政署本周將與交通部、法務部儘快研商補漏洞。

    對拒絕呼氣酒測者強制驗血,是法務部思考方向之一。有法官認為,現行法律已授權警察對酒駕嫌疑人強制驗血;但法務部認為,侵入性蒐證要法官或檢察官同意才可以。

    「不需要修法,現行法令已經規定了!」台北地方法院一名法官表示,警方執勤聞到駕駛人身上有酒味,符合刑事訴訟法規定「於身體、衣服等處露有犯罪痕跡,顯可疑為犯罪人者」,司法警察可以「準現行犯」逮捕,再依2052條規定,直接帶去驗血。

    法官還表示,若未聞到酒味,警方也可以駕駛人「開車呈S型、腳踏板有酒瓶、臉紅」等情狀舉證,「不懂當初怎會有人訂出拒測就罰鍰的規定?」

    「不然罰90萬、190萬嘛。」陳姓檢察官認為,如果拉高罰鍰,讓酒測者無法負擔,大家衡量得失,「不能有前科、也負擔不了罰鍰。」就不敢酒駕。此外,將「拒測」視同公共危險罪,測了移送、不測也要移送,酒駕事件就會減少。

    多位立委表示,可在立院臨時會推動拒測修法。』

    這就是我們的黨國體制下司法行政立法的袞袞諸公,他們對人權自由與尊重是沒有多少認識,腦袋瓜裡面裝的也只有高層指示而已。當上頭明明是一個國際社會認證的笨蛋時,就只能一路笨到底了

    延伸閱讀:
    http://web.pts.org.tw/php/news/view_pda.php?TB=NEWS_V2&NEENO=242974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我的愛比過往單純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公園的小黑冠麻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