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跟以前的24班約會,在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見面,我以歸零的心境,想要重新認識他們,我在心裡深深的佈達。

    泱彤不太會跟同學談天說地,她說話的內容,不是想吃什麼東西就是等一下要去那裡補習,過去我常常苦於不知如何跟她交流,現在我知道那是她不擅調理言語。她的內在是個小小孩,笨拙地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我不用太認真聽,就是試著幫她說出內心真正的感受,「肚子餓囉?」「那個地方你知道?你去過?」

    只是,我的內心有著沁不出的苦,我感受到泱彤的心智與靈魂,被家庭、學校、社會層層枷鎖制約侷限了,她卻找不到跟外界溝通的管道與語言,她的心被捆綁,無力或不知如何掙脫。

    阿bon,「每次我在鬧的時候,沒有人管得住我,班導就叫我出去抽煙,是他叫我抽煙的,生教組也不敢來抓我,我就光明正大的坐在XX抽給大家看...」,在學校,阿bon是一個讓人頭痛的問題學生,師長對她束手無策,只好讓她有抽煙的特權,就像塞個奶嘴給哭鬧的小孩,只要她住嘴就好。

    其實,阿bon只是主體性很強,一身傲骨,不願被體制馴服,校園裡那種排排坐吃果果乖乖聽訓的戒嚴規矩,是無法讓她服氣的。

    看著眼前的同學,我突然福至心靈地深探他們的內心世界,他們其實沒怎麼變,是我了解了他們的習性,更知道怎麼聽話怎麼欣賞,也感覺自己更鬆更流動了。

    今天的公園之旅,我調整著往常的導覽方式,順著他們的最真,讓由他們作主,我只是跟著他們的注意力,進入他們的喜歡,跟著他們逗烏龜、騎銅牛、看魚、看鴿子、玩水、講笑話;我發現他們對自然很敏感,公園裡那麼多的硬體設施,他們看到的就只有自然。

    下午時間,我們聚會的地點移至台北聖脈六樓,他們舒服慵懶的躺臥,邊玩電玩邊互嗆,看著他們的模樣,我感受的是他們彼此間的情感流動,那是他們的最真與最自然,我也相信,只要我開口說話,他們會把耳朵留給我的。

    今天的話題是性教育,我播放著英國性教育的影片。

    偉彬趴在地上背對著我,但是,我看到他不時轉過頭看影片的內容;阿bon全身裹著毛巾,但是,我知道她的眼睛在毛巾的空隙裡亮著,汝婷喊著「好害羞」,但是,我知道她常為情所困...。其實,他們都對性教育很好奇,只是,不知從何談起,而我,也摸索如何跟新世代對話。

    當我簡單介紹一些身體常識後,阿bon很直接的問「你有沒有做愛的經驗?」

    這個問題,我回答有或沒有,其實,只是在滿足阿bon的好奇,並不能讓這個問題有更高的視野,所以我回著「你覺得做愛可以讓我們彼此更相愛嗎?」

    阿bon沒聽懂,汝婷繼續問著「所以,你不結婚?」,話說出口後,她又再修正為「做愛後,要更相愛,才能結婚?」

    「先同居吧!有些時候必須更親密的相處,才能知道合不合得來。」

    汝婷突然笑出來,「我懂了!」

    看起來,現場的八個人中,好像只有汝婷聽懂,她笑得好開心。

    沒關係,我們對話就從一個人開始,我因為她的笑,心滿滿的。

    相處的結束,在送他們搭捷運的路上,我注意著使用的語言,適度的保持彼此尊重的空間,把他們當成可以平起平坐的大人,雖然我有很多話想說,但是,我知道因緣還不夠,我等待。

    這次的相聚,我很開心。開心分開的這段時間,我們都有長大;開心我彷彿可以不再受到過往習性的牽制,完全收縮完全膨脹,看到他們的最真與最自然,完全流動。

    我目送著他們在捷運電梯跟我揮手道別,直到身影消失,內心有股說不出的圓滿,我相信我身心澄澈許多,我只在乎我的愛比過往單純。


    兩性關係 / 教育現場

       

上一篇:受刑人就像很低等的族群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集體不思考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