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凌晨的一場大雨,讓大地有機會沈澱,晨曦的露珠顯得可愛,陽光斜射在樹葉間,感受著森林的甦醒,綻放著微笑。來往運動的人們,透過吸氣呼氣的吐納,都跟大地交換彼此友善的訊息。 

    在高台上靜坐後,散步到兒童遊樂區去拉拉筋,坐上大大的輪胎上,身體往後躺,拉拉腰部的筋骨,這時聽到小孩學習大人的口吻,要爸爸撿起掉到地上的風箏,爸爸不從,就開始用大人訓斥孩子般的語氣,使喚正在做拉筋的爸爸。旁邊兩位太太一直笑著,覺得孩子可愛,講話流利。 

    爸爸不理孩子走掉,孩子開始哭鬧。太太從旁安慰,直到爸爸過來抱抱他,才停止哭鬧。爸爸開始說教,「你剛是什麼態度」,「一點都不禮貌」,「跟阿姨說謝謝」。

    轉頭看看眼前的約五歲小孩,很有禮貌的一鞠躬跟阿姨說謝謝。博得周圍人的讚美。 

    看到這樣的畫面,我沒有很開心,我彷彿意識到什麼是人倫政治化:順服比自由重要。

    大人要的就是孩子要順從、要聽話,當大人說一做一,小孩就會博得讚美。難道不怕孩子內心因此失去真正的自在與自由。一旦孩子失去了他原本天真的那一面,無法活出他的最真,順服威權會不會從此養成對威權的依賴,凡事不敢做主、同時失去公民意識的自主性! 

    更弔詭的是,大人世界只允許大人用嚴厲的口吻訓斥小孩,卻對小孩模仿大人的語氣訓斥人,卻渾身不自在,就覺得孩子不禮貌、不尊重。彷彿照到自己般的難堪,找孩子出口以讓自己好過些? 

    這是很有趣的現象,再擴大到國家機器,就不難理解,為何陳為廷在國會上公然指摘教育部長的種種忽悠,卻惹來當政的批評說:陳為廷態度惡質與沒有禮貌。前後對照,很好理解我們的教育,從小模仿父母,父母不懂尊重,沒有主體性,長大後進入學校,教我們最好不要有個人意見,進入社會要順從,進入國家體制要學習諂媚的求生哲學。 

    一路下來,不知什麼是做自己的最真,一代傳過一代,輪迴不息。「愛他就給他自由」,因為只有自由,人才做得真、活得出真。人之所以為人,在真,在自由。 

    拉完筋坐在輪胎上呼吸時,旁邊一位婦人也坐起,很喘的呼吸,沒有任何的想法,自然的想關心對方,你還好嗎?就這麼一句,很快彼此有了交流。體會著:零距離才是自然,有距離就造作了。 

    來到公園另一角落,樹下架設一台台的相機,正在捕捉著五色鳥餵食的鏡頭。

    五色鳥出現了,大家異口同聲的說。我正好看見母鳥從遠到近,每一處停留約一分鐘,然後快速飛進洞內,隨即聽見咖拉咖拉的快門聲音,在畫面上清楚看見展翅的美感,還有五色鳥身上的七彩,每一當下都在做他的最真。 

    我就近問著:「你們就這樣呆上一整天,只為了一張絕美的照片?」「是啊!有時看似美麗,一放大沒有聚焦,再重來調整聚焦點,有時要能算出那剎那定格的距離,若沒算好,拍再多張,放大還是模糊。」在對方臉上看不到自責、埋怨、氣餒,而是對期待一張美麗作品誕生的喜悅。 

    哇!就像靜坐一樣,不斷地回來校正,不斷地尋伺,喜樂就在尋伺之間。這就是賞鳥拍鳥者只為了那剎那完美的作品,樂此不疲。 

    回想著昨天師對一止日記的指示與教導呵責,我不是對象時,我就是自然,這一份自然就是朝著更真、更善、更美的實相,來回尋伺練習,永遠歡喜期待、歸零、重新學習。 

    觸境練習:今天再一次的咀嚼昨天師精彩的開示,對師呵責一止部分,再重聽一次時,感覺著我不再是我,我是世間的導體,透過我認識世間,所以我是世間的縮影,境界都是讓我們時時見到本心的可愛,聽到同修的發問,師的開示,看到了自己的起心動念--- 

    面對一寂,師要一智練習老婆心切,不斷的呼喚到對方能夠體會。

    孔萍的時候,師希望孔萍不要老是有媽媽相,要有多元性,不要只有一個標準答案。原來老婆心切,也有中道! 

    我體會到什麼是因緣說法,師深刻瞭解每個人出狀況的黑盒子,如何給鑰匙自己去打開這個寶藏。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尊重對方的選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真相不會使法國人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