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學宗教或面對生命,最重要的是態度。
    生命的意義,簡單地說,就是真善美。相信最真最善與最美存在嗎?
    不管相不相信,「最」,只能從自己的身上出發。
    最有意義的生命,就是透過自己最真最善最美的鏡頭(心),讓彼此的最真最善最美(境)交流。
    重要的是,我們要用自己最好的狀態,跟每個人/這個世界最好的狀態交流。
    真正的心,身心,世界,靈魂,只有一個。
    所謂一個,不是數量的一個。
    而是一整個(whole)。
    只要我們不是用最真最善最美的心相映,
    就會零零落落(二二六六),身心、人格,處在自他隔離的分裂狀態。
    五禪支性格的「一心」,意思就是:這世界不管發生什麼,不管在中國,阿富汗還是伊朗,都是我的事,「世間在裡面」,就沒有抗拒了。
    我們最大的問題是對別人的苦難沒感覺與抗拒不接受,然而,抗拒不接受就無法了解。
    用整個身心來接納史上曾有的不公不義,因為我們根本無法拒絕,再怎麼憤怒,也不可能否認它的存在。
    台灣史上的公權力迫害與資源扭曲,就像我們的身體裡,不太舒服的胃;
    中國是另一個生病的器官,阿富汗是另一個,伊朗是另一個…。
    這世界有很多問題。
    台灣的問題,是世界性的,
    欲貪,嗔恚,愚痴,都是世界性的。
    一個人貪,就像在漏油,再有錢也不夠,永遠吃不飽、如餓鬼道;
    有的人,再怎麼對他好,他都不開心,如地獄道;
    也有人,不懂價值,千呼萬喚都聽不懂,如畜牲道。
    看到每個領域痛苦的根源,
    是有太多餓鬼道、畜牲道、地獄道的人在制定公共政策,在掌握世間的資源分配,
    這是全世界共通的。
    此即「公共佛學」。
    利出一孔的觀念,不是只有中華文化才有,猶太人也有啊。
    把國民黨的黨產,拿到其他國家,一定會發生跟台灣類似的現象。
    在台灣,亟待解決的問題是:
    憲法需要修改,以制衡總統的權力、
    第四權/媒體,必須獨立,永遠在野監督。
    國民黨黨產立刻充公,交由第三者處理,而不是由國民黨變賣。
    戒嚴時期的司法官(包括檢察官),應該全部撤換。
    中選會和司法院,應獨立於黨派。
    媒體必須是永遠的在野黨,永遠跟在野黨一起批評執政黨才對,但台灣的媒體,卻成為國共兩黨的文宣/公關單位,徒有媒體的外衣。我們應該聯合各大學的傳播系和公民團體,一起駁正媒體。
    政治是漸進的,政黨總是採取妥協,所以,我們不入黨、不組黨。
    身為民間團體,我們才可以大聲說出理想。
    民間團體若有足夠的凝聚力,可以動員幫台灣監票,可以要求停建核四、清黨產、成為UN的觀察團,說出住民自決、成立主權獨立的正常國家的意向。
    態度決定了高度:
    態度就是「世間在裡面」──我不同意的人,都在我的身體裡面,世間的問題,都是我身體裡面的問題,二二八,甚或五千年前的事,也都在我裡面啊。以至純至性的赤誠,由衷面對,才能回到最真最善最美的身心,才是真正信仰的起點,才是活著、並且能夠含容著這個痛苦。
    高度就是深度與廣度──對生命的深情,對苦難全方位的關照,沒有框框,允許宗教的多種面貌。
    從對準天地的中心線出發,
    從自己最真最善最美的身語意出發。
    對準天地或許有些抽象,最真最善最美,只要靜下來,就可以體會。
    體會到了,就會從心肝底湧現對生命的信心;
    就會有敏感度,知道人家的困難,知道有的人吃再好也不一定能夠受用。
    這就是慈悲心,慈悲心很平常,其實不是什麼高貴的東西。
    在佛法中,
    一覺醒來,就是一次輪迴;
    一次禪修,就是一回重生;
    睡一覺醒來,可能就開悟了。
    只要願意讓過去認識妳的人,都不認識妳,只有佛陀認識妳,妳已經是一個小佛陀、小菩薩。
    「信根」和「信力」是五根和五力的第一個
    信,是信仰(faith),也是自信(confidence)
    以信根與信力,一領一,呼喚每個人的主體性:
    自己的身語意,才是世間的起點,
    主動呼喚,而不是等別人來領導。
    該做的從我開始做起,不怪別人、不怪環境,
    完全無對象,無罣礙,
    只有愛。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優點缺點照單全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給自己的生日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