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星期日早上,在家裡有一個令人期待的約會,那就是,我和季菁一起訪問許主峰學長。

    主峰現任台灣社會福利總盟秘書長,大學畢業後,他曾在財訊工作一陣子,後來,到美國南加大公共行政唸完碩士,回台灣後,因對這塊土地的愛,積極投入不同的NGO,如國際珍古德保育協會、台北縣愛鄉協會(林口社大)、台灣教授協會、勵馨基金會。也都在這些非營利組織裡擔任重要的職位。

    季菁先問主峰,當年從台灣這個閉塞的社會去到美國,有受到什麼衝擊嗎?他舉一個例子說,他現在上課問學生有什麼問題,台灣學生還是低著頭,不會主動問問題但在美國上課,美國學生會搶著問問題,讓老師覺得很受重視。而且他發覺美國人的公眾語言的運用常practice,較為純熟,說話懂得尊重,除非刻意要製造抗議效果,否則常會先肯定你的優點或專業,表示他有從中獲益,然後才會以”However”委婉的提出他還想了解更多的資訊或是挑戰的觀點,這樣就增長了彼此的溝通和接納。但台灣人說話就比較粗糙(rude),要嘛不講話,一站起來就認為你有什麼地方不好、不周全,所以很容易對立,難怪台上台下都不希望發言

    當被問及心性謙和親切、急公好義,是否受到父親的影響(父親曾在農會和竹林山寺當過總幹事),他娓娓道來時,眼中泛著對已故父親的孺慕深情。

    日據時代,他父親在宜蘭後火車站的黎明派出所當警員,在二二八事件發生的第三天,中國來的主管怕事而突然失蹤了,到了第七天,一些警務需要有人簽核才能決行,於是爸爸和五位同事開會,最後因為爸爸的謙讓,由其他五位同事輪流「用印」當代理主管。沒想到事件平靜之後,主管回來了,他為自己的潛逃找台階下,竟然謊稱被其他同事威逼趕走,在未經任何司法審判下,那五位同事就這樣無辜地被槍殺了。事件後,父親對這樣的國民黨政權感到失望,再兩年就離開警界了。

    後來長期在竹林山寺當了總幹事,經一位儒家的先輩王老師和獅頭山系統的普壽法師薰陶下,透過打坐清修,慢慢形成一種宗教性格,熱心地幫人排解困難,相當受到居民的尊重,也算是當地的一個「頭人」。他對子女沒有什麼要求,不曾給孩子任何負擔。在晚年時有一次的對話中,爸爸對他說:「你不用孝順我,你只要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就是孝順了!」這句話讓主峰感受父親對他的期許,或許也因此,讓他總是義無反顧地投入社會關懷。

    今天訪談一開始,主峰興致勃勃談著他最近在林口辦的「蟬想學院」摺頁,介紹蟬的種類、聲音、生死,他拿了兩張放大的蟬的相框送給我們,他說他現在鼓勵一群朋友共同在研究蟬、蒐集相關知識,也想把蟬推廣為林口的代表性動物。他告訴我們,光在林口台地就有15種蟬(全台有59種);蟬在地底為幼蟲的時間都為質數(質數是只能被一及本身整除的數字),這是昆蟲學家至今也不解的謎。蟬在樹的最深處細根附近蜇伏多年,一旦從地底蛻化而出,放聲蟬唱,通常只能活2~3個禮拜。蟬有1年、3年、5年、7年、13年及17年等品種,一輩子就只交配約會一次。雄蟬是靠腹部的肌腱收縮發聲來吸引雌蟬,而雌蟬是如何受雄蟬聲音的什麼特質所吸引,而擇偶交配?也是不可知的謎。他認為大自然有太多值得我們學習的事。

    因為主峰下午另有約會,只有一個多小時。

    主峰走後,季菁說,以前和這些同學或學長在一起,都只是先入為主的粗淺印象,深談之後,每個人生命都有不為人知的波折。感覺他真的是非常重情的人,與我們也愈談愈深入,勾起了他對父母當年處境的體諒與思念,談到了兩位朋友的太太都在最近因為罹癌,和憂鬱症選擇自殺,他不捨的說,人為何會在那一刻選擇那樣的決定?她的枕邊人竟然也無法理解。看著他眼眶泛淚,難怪他會有一股源源的熱情為社會弱勢盡心盡力。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什麼是靈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為什麼台灣人愛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