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問:什麼是靈魂?

    答:靈魂是至純至性、最乾淨的能量。 

    問:一圓郁菁家,喝了郁菁泡的咖啡,說要帶一杯給師喝,煥銘說一圓師隨念做得很好,這是師隨念嗎?

    師:師隨念要考量因緣,最主要的是要有能量的釋放、轉化、吸收、淨化,注意力要有至純至性五禪支的尋伺。 

    問:西方文化有普世價值比較能夠培養斷身見?

    答:西方文化的優點在於尊重,缺點在於比較個人主義。斷身見最主要的是見別人受苦宛如自己在受苦,眾生苦難自然放在心上。但若國家社會沒有普世價值、人民生活已經深陷在地獄道、餓鬼道、阿修羅道,你如何斷身見?那是能量滯塞很苦啊!唯有人道,見人即見己,才能斷身見,對不公不義慈悲攝受,喜捨回向。 

    問:如何跟人談什麼是台灣文化?

    師:談台灣人的倫理、教育、夫妻、親子、婆媳、主僱...種種關係,就談這一些熟悉的東西,就是台灣文化,生活不可分割的一切。台灣耆老代表台灣文化的積澱與深層的情感信仰,他們對種種關係裡呈現出來的人倫,一定有獨到的視角與體悟。「風水世家」究竟在談什麼?有沒有扭曲?這都是關心的範疇。 

    問:什麼是台灣的精神?

    師:回到尊重來。人性的最自然就是尊重。談台灣的精神一定要談尊重與自然。什麼是自然?讓每一個人呈現他的最真、呈現他的渾然天成。先有最真,才能探討最美跟最好。什麼是台灣文化,就是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允許他活出他的最真。不要說任何的教條,不要太快給什麼是對錯的答案。 

    問:佛法裡頭談的擇法覺支,是一種呼喚?

    師:是呼喚,佛陀沒有規定你怎麼選擇,而是交由你自己來選擇,不是我給你選擇,而是你也可以找到另一條路。 

    問:做這件事情,說這句話,睡得很好,消化也很好,身體很放鬆,心裡沒有恐懼、擔憂,我想每個人都喜歡這樣的狀態,這樣是比較屬於自然?

    師:不只是如此,我們要的是生命力全然流動,要的是最美與最好,最真是通往最美與最好的一道門,若只講最真是不夠的,我們想要的是如古人說的盡善盡美。至善至美。最真只是一個門,不要把門當終點。入最真的門,然後盡善盡美。若只是最真,很容易變成個人主義,但最重要的還是要先做到最真的這一道門,門入了法自然湧入至善至美的境界。

    結婚不是重點,重點是要做什麼事?當初會想結婚是還不懂事想要懂事。談戀愛是因為不懂想懂才要談,都懂了要不要談戀愛或結婚是另外一回事。戀愛或結婚絕不是目的,目的一定是成全與圓夢彼此的最真。生命的最重要是在一起能不能做最想做的事,戀愛或結婚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就好像有房事不代表你喜歡房事,沒有房事不代表你不喜歡房事,你永遠不會知道,對方到底喜歡不喜歡房事。對方即使告訴你,也未必是事實,就像喝酒,你不會知道我喜不喜歡喝酒?!表面上是喝啊!但有沒有enjoy,你是不知道的。我喝茶,你怎麼知道我喜歡不喜歡喝茶,你永遠不會知道。但是我們卻很喜歡猜測,你喝茶表示你喜歡,表示你選擇了,不一定喔!選擇了工作,不一定選擇了志趣;選擇了婚姻,不一定選擇了最愛。世間事沒什麼好追究的,反而你最想做的事,一輩子天天最想做的事,那才是真的。 

    問:但一般人會想問下輩子想不想跟我結婚或再結婚,是想知道彼此配不配對?

    師:那表示愛情是你生命中的目的,才會有這個問題,如果愛情不是生命的目的,這樣問就沒什麼意義,通常我們生命的目的不是愛情,而是一起做事有一個共同的理想與夢想。 

    問:在台灣討論公共議題很困難,我就是立場,跟自己不同立場,就會有傷害到對方感情的顧慮,這都跟身見有關?!

    師:要會呼喚:大事誰來決定。政治會出問題是不讓我們決定,所以我們要把決定權拿回來。不管是哪一個政黨,由我來決定,專家不是由你決定,而是由我自己來定義,就這麼簡單,斷身見就這麼簡單,誰來決定,拿什麼來交換。 

    社會學就是資源平等,平等決定向上的流動性,由低賤變高貴,由赤貧變富裕,這個流動性是如何來?! 

    什麼是階級,就是讓社會流動性僵滯,人與人關係只剩主從與對立不平等。低階層到高階層流動變化極小,有資源的越來越有資源,沒有資源越來越沒有資源這叫做階級。孩子出身越窮困的家庭,越沒有資源,這社會就沒有流動性,這就是死氣沈沈的社會,這就是世襲的階級。 

    「政治學」是指誰來決定?

    「社會學」是指流動,什麼東西在流動?

    「經濟學」是指交換,拿什麼跟人家換? 

    問:斷身見的準備?

    師:所謂斷身見要準備好,第一,要知道什麼是身見?如何斷身見?第二,要真的要。斷身見是屬於一勞永逸的問題,斷身見是看到身口意輪迴的模式了,不再輪迴了。其中一個斷,其他的問題也會節節脫落,向解脫的路上走了。 

    斷身見的意思是你不再姓你的族姓,從此只姓佛陀的姓,這是一個「文化種姓」的信仰,你的文化基因已經是佛陀的基因了。以「玲真媽媽」為例:玲真媽媽已經不是媽媽了,一旦女兒出現,玲真媽媽很怕失去「媽媽」的角色,不自覺又跳入媽媽的角色,很怕失「業」,怕女兒有困難不找「媽媽」。其實怕的是應該「女兒沒有媽媽就不會照顧自己了」,怕的是女兒還很不成熟。 

    問:自己一興奮,說話常常沒經大腦?!

    師:這就是沒有接天接地,沒有中心線。能量是渙散的。

    問:怎樣做到輕鬆又有接天接地的感覺?

    師:這跟平日關心什麼有關,關心「法」、關心「價值」、關心「信仰」,沒有所謂的不輕鬆,法是遍一切,關心法,真的是要入「真」之門,才能盡「善」盡「美」。問問題要經過第一關(入真),關鍵是問的問題並不真,不能說真了就不輕鬆了,真了可以很輕鬆,也讓人感覺到你的身上充滿美感。不然就會出現說話輕浮、輕慢、散漫。 

    問:如何推廣尊重?

    師:鼓勵每個人做他的最真。華人很少鼓勵人做自己的最真,很喜歡說一些「五四三」、「不正經」的話,說這是為了更放鬆,台灣人講話喜歡虧來虧去,逗來逗去,這是台灣人很典型的說話模式,是不是平日假正經,才需要靠五四三來放鬆?! 

    我們比較在乎真,台灣人幾乎都在偽裝、包裝,就像我們有很多議題不能談,其實是可以教育的,可以呼喚的,我們有共同的東西---公民權(還政於民,給我們決定),這東西值得一再討論,推陳出新。 

    我們有先入為主的既定框框,我們以為國家大事一定要交給國會來決定。好像是說選了國會,就交給國會來決定,現在問題是國會已沒辦法決定,國會只會把我們帶向滅亡,破壞整個台灣,舉債給下一代,這一些都已經這麼明顯。其實這樣的趨勢可以逆轉,改由我們來決定,北歐已經做到了。我不相信北歐人比較優秀,這只是一個觀念轉一轉的問題。 

    我們只要懂得:

    一個有水準的社會,要有三個觀念:

    1.誰決定(政治學)?2.拿什麼跟人交換(經濟學)?3.資源平等流動?(社會學) 

        願意歸零,重新思考台灣的未來,要對下一代負責,不然無法交代。對的事就是去做,再遠的路也要走對路。生命一定要得分,不要死胡同原地打轉。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我不是「澳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訪問許主峰學長